清河疑案口☆口口☆口

  清河疑案 1清康熙四十二年的一个夜晚□□□☆☆,清河县鼎鼎大名的刘清河刘员外被人杀死在自己的书房里☆☆☆□。刘清口河仗着自己的兄弟刘清源是京城的三品官☆☆□☆□,虽年近六口旬☆☆□☆,却欺男霸女无口恶不作☆□☆,所以他的死让清河县的百姓人心大口快☆☆□。可是新上任的清河知县张应龙却怎么也高口兴不起来☆□☆□。张应龙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口迅速找出凶手□☆☆,将其法办的口话☆□□,刘清河的弟弟刘清源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轻则丢官□□□,重则丢命☆☆☆,更重要的是清河县的百姓也有可能口要面临一场灾口难□☆☆。眼下之急就是迅速找出凶手□□□☆□。几经摸查☆□□□,张应龙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被杀的当天张大山口从刘府门前经过□☆□☆,不想刘家的看门狗一下口子从门洞里蹿出口来☆□□☆,对他又嘶又咬□☆□□☆,张大山又惊又恼☆□□☆☆,一脚将那只狗踢折口了腿☆□☆☆。刘府的狗被人踢了☆☆☆□,这还得了☆□□?当天下午□□□,刘清河就带口着管家刘三和几个家口丁到张大山家里又抢又砸☆□☆,还一脚将张大山年迈的老母踢倒在地☆□□,老母亲磕在口门槛上☆□□□,撒手西去□☆☆□☆。张大山又气口又痛□☆☆□,扬言要杀死刘清河□☆□☆☆。很显然□☆☆☆□,凶手极有可能口就是这个张大山☆☆□。张应龙马上命令衙役前口往拘押张口大山□□□□。很快张大山被带来了☆□☆□,衙役还在他家后院的草丛中找到了几张银票☆□☆☆,而票号正是刘清河的□□□☆☆,这更加重了张大山的口嫌疑☆□☆。2张应龙一拍惊堂木让张大山交代他是如何杀死刘清河的□□☆。张大山口大喊冤枉□□☆□,可是他又提供不了昨晚不在现场的证据☆☆□,也解释不了那几张银票的来历□□□。张应龙当下决定先将张大山关押起来□□□☆。一夜不眠☆□□,张应龙又想到口了此口案的许多疑点:刘清河被口杀当晚□□☆☆☆,刘府中的十几条看家狗为什么一声也没有叫☆□□☆?而且刘府的院墙足有五六人高□□☆☆□,一般人不可能口爬进去☆□□□☆?能做到这一点的有两种可能□☆☆☆,一是凶手功夫口口了得□□☆□,二是凶手根口本就是刘府中人□☆☆□。刘清河的身上口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胸口□□□☆□,而另一口处则在口咽喉☆□□☆,而且刀口不一致□□☆☆,显然是两口种凶器所致☆□□,按照常理□☆☆☆□,凶手杀人一般不会带着两口口种凶器□☆☆,那么凶手难道是两个人□☆□?种种这口些疑口点☆☆□,放到张大山身上好像都解释不了□□☆□☆。杀人者口也许另有其人□□□□☆。那么会不会口是张大山买凶杀人呢☆□☆?好像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张大山靠编席为计□☆□☆,每天的收入仅供母子二人糊口□□☆,根本就不可能有钱去请什么杀手□☆□□□?再说了如果刘清河的死真是张大山所为的话☆□□,他明知道自己的嫌疑最大又怎么可能还若无其事地呆在家口里☆□☆,还如此不小心地将几张刘清河的银票落在自家屋后的草丛里呢□☆□?这些都口非常不合逻辑□□□☆,张应龙越想越加肯定刘清河的死与张大山没有关系□□☆☆☆。肯定是口有人知道张口大山和刘口清河的矛盾然后杀掉刘清河☆☆□,最后嫁祸给口了张大山☆☆□☆□。张应龙决定先将张大山释放□☆□☆□,他想只要张大山一放出去□□□,真正的凶手也许就会自己露面的☆□□。第二天一大早口张应口龙口拍案升堂□□☆□☆,宣布张大山杀人证据不足□□☆,予以释放回家□☆☆。谁知道他口刚口说完□☆□,跪在堂下的张大山就大声喊道:刘清河口是我杀的□☆□□。张应龙吃了口一惊:张大山□☆□,我已宣布你无罪□☆☆□☆,你为何又说刘清河是你口所杀☆☆□?张大山哭着说:青天口大老爷明鉴□☆☆□☆,刘清河真的是我杀的□☆□□□。他打死了我的母亲☆□□,所以我要杀死他☆☆□□,为母亲报仇□□☆☆。张应龙疑惑了☆□□☆□,他又问:是不是有人逼着你口承认□☆□□?没有☆☆□☆,口☆口口☆口我是想口杀了人就该偿口命□☆☆□,再说了□□☆□□,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只求一死☆□□。张大山说☆□☆□。那我问你□☆☆☆,刘清口河口的口院墙足有七八口人高□□☆□☆,你是怎么爬进去的☆□☆☆□?张应龙问☆☆☆☆。张大山说:我从小就口喜口欢爬树□☆☆☆□,练就了一身爬高的本领□☆□☆□,刘府那点院墙根本就难不住我□☆☆☆。张应龙眉头皱了几皱☆☆□□☆,又问张大山:若是你杀的口人当有凶器□☆□,凶器在哪□☆☆□?张大山说☆□□☆,他已经口记不口清他把刀藏在什么地方了☆□☆。一听这话□☆☆□□,张应龙心中的疑惑就更重了☆□☆。案发口到现在一天还不到☆☆☆,要真口是张大山所为□☆☆,怎么会记不起凶器藏在了什么地方呢□□☆☆?既已承认了杀人口罪口行□□☆,又为什么还要隐藏凶器呢☆□□?可是张大山却坚决说刘清河就是自己杀的□☆□,张应龙只有再次将张大山关回了牢里□☆□☆。3当天夜里张口应龙又来到刘府仔细勘察了一番☆☆☆□,回到衙门口时天已经亮了☆□☆□。虽然一夜口没有睡☆☆☆,张应龙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倦意☆□☆☆□,反而流露出一缕如释重负的感觉□□□□☆。就在这时有口衙役来报☆□☆,刘清源来了☆□☆□。张应龙一惊☆☆☆□☆,然后口微微笑了笑□☆□,赶快出去迎接□☆☆□☆。张应龙一来到大堂□□□,还没有口行礼☆□□□,气势汹汹的刘清源就问刘清河被杀一案的进展情况□□☆。张应龙就把这几天审讯☆☆☆□,以及张大山认罪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刘清源说:他既然已经认罪□□☆□,就赶忙叫口他签字画口押□□☆□□,然后斩首□□☆□☆。张应龙说:张大山虽然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可是口其中疑口点非常多□☆☆□,凶手应该口另有其人☆□☆☆☆。此案口还须再审□☆□☆。刘清源大怒说:满嘴胡言☆□☆□,我看你分明是袒护张大山☆☆□,我叫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张应龙淡淡一笑说:人命关天□□□☆☆,下臣不敢做主☆☆☆□,如果刘大人认为此案可以结案□☆☆□,就请口书口面示下□□☆☆☆,免得日后叫下臣为难□□□□☆。口☆口口☆口刘清源不屑地看张应龙一眼:真是不口识抬举□☆□。说着坐到大堂上☆□☆□☆,展开纸墨用左手写了起来☆☆□□,原来这位刘大人是个左撇子☆☆☆□☆。张应龙看口着他□☆☆□☆,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很快刘清源写好了□☆□☆,他走下大堂将字条扔给张应龙:这下行了吧☆☆□☆,赶快叫张大山签字画押□☆☆☆□。张应口口口龙点点口头□□☆□□,升堂□☆☆,命将张大山带上堂来□□☆☆,很快张大口山被带了上来☆□☆☆。衙门外也挤口满了来看热闹的百姓□□☆☆。张应龙大声地说:张大山☆□☆,你目口无王法□□□☆,为报私仇而口杀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没说的了☆□☆□☆,只求一死□□☆☆□。张大山说□□□□。张应龙哈哈一笑:好□□☆☆,那本官就成全你☆□□。来啊☆□☆□□,叫张大山签字画押□□□☆,关进死囚牢□☆□☆☆,秋后问斩□☆□☆□。衙门外的百姓一听这样的口口判决□□□□☆,都非常不满☆□☆□☆,暗骂口张应龙口是不为民做主的口昏官□□□,有的干脆骂出了声来☆☆☆□□,可是张应龙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又对衙口役们口说:怎么还不动手☆☆□?慢着□□☆☆。张应龙的话音未落☆☆☆,衙内就进来一个口非常强壮的口年轻人□□☆□☆,他大声说:刘清河是我杀的☆□☆□,与张大山口无关□□□☆。看着这个年轻人张大山显得很吃惊☆☆□□。张应龙一怔☆□□□,然后淡淡一笑:该露面的终于口露面了□☆□□。他对刘清源说:刘大人☆☆☆,又有人口来认罪的□□☆,我们是不是将此案重新审理□□□☆☆?要不然☆□☆□□,报错了仇☆□☆□,令兄在地下也不会安息的☆☆□。谁知刘清源非常不耐烦地说:少废话□☆☆,不用再审口了☆□□☆☆,既然他也来认罪就和张大山一起斩首吧☆□☆□。张应龙说:也不急于这一时□□☆,还是审审再说吧□□☆☆□。说着也不顾刘清口源的反对□☆☆,一拍惊堂木向年轻人问口道:你叫什么口名字☆□□□,哪里人氏☆☆☆□,为什么要杀刘清河□☆□□☆?年轻人显得很口不口以为然地说:我叫李同☆□☆,外乡人□□□☆☆。刘清口河口鱼肉乡口里☆□□☆☆,打死了张大山的口母亲☆☆☆☆,我们出于义愤才将其杀死□□☆。话音未落☆☆□☆☆,张大山一把将年轻人推到一边:你胡说☆☆☆□,人是口我杀口的□□☆,根本不管你的事□□☆☆□。这位李同笑笑说: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就不要管了☆□□□。可是□☆□,张大山不知道该说什么口好了□☆☆,张应龙一拍口惊堂木叫张大山闭嘴☆☆☆□。接着张应龙口口又问李同:那我问你□□☆☆,你是如口何杀死刘清河的☆☆□□☆?李同回答说:我飞身口进入刘府☆□☆□,然后一刀捅在刘口清河的胸口之上☆□□□☆,他一声不吭就死掉了☆☆□☆□。张应龙又问:他一点点反应都没有么☆□□?年轻人说:没有□☆☆□,你问口这个口干什么□□☆?张应龙哈哈一笑说:案情终于大白了□☆□☆。你知道么□☆☆,你杀掉的只口是一个死人☆☆☆。4张应龙的话还没口有说完☆☆□□,衙门外的百姓就嚷成了一团□☆□☆□,衙门内的众人也显得很吃惊□□☆□。李同不知道张应龙在说什么□□☆□☆,更是吃惊☆☆□□。而刘清源却不口口口乐意了:张应龙□☆☆,你搞口什么鬼□☆☆□□,他们既口然已经认罪☆□□,你为什么还帮他们开脱□☆☆□□?马上叫他们签字画押□☆□,本官要亲自监斩☆□□□□。张应龙看着口刘清源:刘大人☆□☆☆☆,你为什么这么着口急要杀掉他们呢☆□☆☆?废话☆☆☆□□,我要为我大哥报口仇□☆□。刘清源说□☆□□。张应龙说:即是为了报仇☆☆□□,那你为什么好像等不及案子审理清楚呢□☆☆☆□?刘清源口一怔:你放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张应龙微微一笑☆□☆,又忽然非常愤怒地说:因为杀死刘清河的人不是他们而是你☆☆□☆□。一听此话☆☆□□,众人又是一阵惊叹☆☆☆。刘清源大怒:张应龙□□□,你满口嘴口放屁□□☆,你就不怕我摘了你的乌纱帽☆□☆□☆。张应龙说:我没有胡口说☆☆☆□□,昨天晚上☆□☆□,我到刘清河府上又转了一圈□☆□☆□,发现了很多疑点□□☆。首先令兄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口在胸口☆☆□☆□,一处在咽喉□☆☆☆□,刀口口不一样☆☆☆☆□,这说明凶手是两个人☆☆☆□,要是一口个人的话就很难解释行凶口为什么会带着两把刀□□□。胸口的刀口虽然很深☆□□,但没有伤及心脏☆□□,应该不会马上毙命☆□☆☆□,甚至还应该有口反抗才对☆□□☆□。但是我还发现此处的伤口处只有一点血迹□☆☆□☆,这不符合口常理□☆☆,唯一的解释是□☆□☆□,当这一刀刺进去的时候☆☆□☆□,刘清河就已经死了□☆□,所以才没有大量的血流出来☆☆☆。刚才李同交待的恰恰印证了我的判断☆□☆□□,口☆口口☆口所以我说李同杀的只是一个早就死了的刘清河□☆☆□☆。而真正置刘清河死命的是口咽喉的那处伤口口☆□□,此处的伤口由右往左加深☆□☆□□,说明凶手是个左撇子☆☆☆,因为只有用左手切出的伤口才会是这口样的状况□☆□☆,而你刘大人恰恰就是个左撇子□☆□☆,刚才你写这张字条的时候□☆☆,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说着张应龙将字条扔到刘清源的面前☆□☆,刘清源显得很紧张☆☆□,但是他又努力掩饰:你☆☆□□,你胡说□☆□□☆,我是左撇口子不假☆□☆□,可是我没口有杀人☆□☆□,我为什么要杀死自己口的亲大哥呢□□☆☆□?你问得好□☆□□,因为刘清河让你给他弄个官做□☆☆,你不肯□☆□□,他就拿着口他这些年在清河县给你搜刮的民脂民膏的账本来威胁你□□□□。这时刘清河在你心里根本就不是你的大哥了□□☆□☆,而是威胁到你前程口的仇口人☆□☆☆☆,所以你就决定痛下杀手□□☆。你□□□,你胡说☆☆□□☆。刘清源说□☆□☆,可是他的口语气已经越来越低口口了☆□☆□。这就是证据☆□□□,张应龙将一个口账本摔在案上□☆☆□☆。账本怎么会在你这□□☆?刘清源很口吃惊□□☆☆。张应龙说:当我第一次看到凶案现场的时口候我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就是现场好像被翻过☆□□□。如果真是张大山报口复杀人☆☆☆,那他杀了人还要翻找什么呢□☆☆?刘清河身上的几十两银子一分不少□☆☆□,这就说明那人要找的不口是银子□□☆,这就说明杀人者绝非张大口山☆□□☆☆,要不然我们很难想象一个穷人到富人家里除了找钱还能找什么☆□□☆?所以我口判断真正的凶手一定在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可惜你没有找到□□☆。刘清源一惊:你☆□□□,你是在哪口找到的☆☆□□☆?张应龙说:就在刘清口河的鞋里☆□□□□,昨天晚上我仔细检查了口刘清河的全身☆□□□☆,发现他的两只鞋的鞋底比普通的要厚很多□□☆☆☆,打开一看☆□☆,里面藏着一个口账本还口有你写口给他的信☆☆☆☆。这时的刘清源的脸色都口变了□□☆,他颤颤地狡辩说:这根本就不能说明我杀了他□☆☆。那没有办法了□☆□□☆,只能口把刘清河请到这大堂上来问话了☆□□□☆。张应龙又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吃惊的话☆☆☆☆。5刘清河不是已经口死了么□□□?张应龙怎么说把他请上堂来呢☆□☆□□?这其实就是一个策略□☆☆,吓吓刘口清源☆□☆□□,果然无比疑惑又无比惊恐的刘清源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他说☆☆☆□,这绝对不口口可能□□□☆☆,当时下手那口么重□□☆□,刘清河怎口么会不死呢☆□☆?看看☆□☆☆,一句话就把自己给招了□□□☆。真相也就大白了☆□□。正像张口口应龙说的那样□☆☆□,刘清源刘清河两兄弟为了自己的目的☆☆□☆,反目成仇☆□☆,刘清源为了自口己的前程☆□□☆□,就在那天夜口晚悄悄地来到了刘清河的府中☆□☆☆,趁刘清河不备掏出匕首就朝刘清河的脖子上口割了下去□□☆。而就在刘清源得手后出去不久□□☆☆□,白天看到刘清河罪行□☆□☆□,一腔义愤地李同口又来了□□□。当时已经死去的刘清河背靠在太师椅上☆☆☆,李同不辨生死□□□,一刀就刺在了刘清河的胸口上☆☆☆☆□。就这样☆□□,李同以为是自己杀死的刘清河□☆□☆。后来☆□☆□,刘清源将几张刘清河的银票放到张口大山后院的草丛里☆□☆□,嫁祸给了张大山□☆□。不是自己干的事☆□□□☆,张大山当然不承认了□□□□,可是被关起来的那天晚上□☆□□☆,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李同☆☆□□☆。刘清河口踢死自己母亲的当天□□☆□☆,张大山虽然扬言要杀死刘清河☆☆□,可是他知道刘清河势力庞大□☆☆,想杀他谈何容易☆☆☆□,一时想不开☆□□□,就有了轻生的念头□☆☆☆☆,就在他要把脖子伸进自己做好的套子里准备上吊的时候☆□☆☆☆,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李同☆□□□,救了他□□☆□,并说自己会帮张大山口报仇☆□☆☆。而张大山并不相信☆□☆,直到刘口清口河真的被杀☆☆☆,自己被抓□□☆☆,他才知口道这个李同说的都是真的□□☆。人家帮自己报了仇□☆☆,自己当然应该认罪□☆☆□☆,不能拖累口口恩人□☆□□,所以后来他就承认刘清河是自己杀的□☆□☆☆。而面对张大山的口口忽然认罪☆□☆□□,张应龙虽然疑惑□☆□□,但是他还是隐约的感觉到张大山在努力地保护着口谁□□☆,所以今天在大堂一开始他故意听从刘清源的话☆□□,要判张大山死罪☆□☆□,李同口果然出现了□□□☆。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清河疑案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