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斗庞培口☆口口☆口

  凯撒斗庞培

   凯伍斯☆□☆□☆。裘留斯&midd口ot;凯撒是古代罗马一位强有力的口统治者□□☆☆☆,也是一位具有世界影响的杰出政治家和军事家☆□□□,他虽然没有称帝□☆□☆☆,人们却仍称他为凯撒大帝□□□☆。他的业口绩和声望是许多帝王所无法相比的☆☆☆。 公元前 100 年□☆☆,凯撒诞生于罗马郊外一座贵口族的庄园里□☆□。凯撒的父亲是一位法官☆☆□,后来出任亚细亚长宫☆□☆□☆,凯撒 15 岁的时候☆□□□,父亲病死了□□☆☆☆。凯撒的母亲是一位自尊心很强的口女性☆□☆☆□,她对儿口子的教育极为重视□□☆,决心把儿子培养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凯撒少年时就显得英姿挺口拔☆☆☆☆□、器宇轩昂□□□☆,讲希腊语如同讲拉丁语一样流畅☆□☆,文章写得很好☆□□,简洁口而具有说服力□☆☆。 当时的罗马是一座巍峨口壮丽的大都市□□☆☆☆,实力强盛☆□☆。富有的贵族们荒淫度☆□☆☆□,沉迷于声色犬马并不能使口他们感到满足□☆□☆☆,他们更喜欢观看竞技口场上奴隶☆□☆、战俘和野兽的搏口斗□☆☆☆。当角斗士们口互相残杀□□☆□□,或暴一个个地被野兽撕成碎片吞噬口口的时候□☆□☆,他们便发出疯狂的口欢呼☆□☆□□,这才感到足够的刺激□☆□。 那时罗马没有口君主☆□□☆,是民主的共和制□☆☆□,由元老院选出执政口官管理国家☆□☆☆。然而实际上☆☆☆☆,掌握实权的政客和军人之间矛盾重重□☆□□□,经常发口生内战□□☆。年轻的凯撒深感除了急需严格的法律口之外□□□,还得有一个强有力口的而且是公正无私的人来口领导□☆□□□,才能避口口免内乱□□☆,减少社会的动荡□□□□☆。 凯撒的姑父凯伍斯·马留斯曾出任罗马执政官□☆□☆□。他原口是平民出口口身☆□☆□☆,从军以后屡建战功□☆□。他为人朴实□☆☆☆□,深受军队和人民爱戴☆□☆□☆,所以政治上一帆风顺□□☆□。自从他娶了凯撒的姑母尤利亚后□□☆☆□,便开始与贵族合作☆☆□☆,正因为有了贵族的支持☆☆☆,他被选口为执政官☆☆☆,也就是罗马的最高行政长官☆□☆☆□。 在马留斯的口时代☆□□☆,贵族政治的统治是牢固的□☆☆□。可是当他口去世后☆☆☆□☆,罗马的政局便开始出现混乱□□☆□☆。正如中国有一句俗话说口的:乱世出口英雄☆□□。凯撒就是在这乱世之中开始显露他的口才华☆☆☆,从而崭露头角的□☆□☆。若以他的血统和口财富论□□☆,他完口口全可以和贵族联合□□□☆,轻而易举地走上统治者的地位☆□☆□。然而他不想这样做☆□□☆☆,他却选择了一条争取平民支口持的道路□☆☆□。 凯撒的岳父辛拿曾与马留口斯一起出任罗马的执政官□☆□,他们共同的敌人是柯奈留斯·苏拉☆□☆□□。马留斯和辛拿先后去口口世口后□□□□☆,苏拉大权在握□□☆,余恨未消☆□□,对政敌一派的人进行疯狂口的报复☆□□。但是□☆☆□,他对英俊而才华出众的凯撒却非常赏识☆□☆☆,想把口口他拉到自己手下☆□□。 有一天□□☆□,苏拉在家中设宴☆□□,把凯撒口请口口来□☆☆□☆,让自己的女儿在一旁侍陪☆☆□□。席间☆☆☆□,他对凯撒说了口许多恭维的话□☆☆☆□,说他前程无量☆□☆,只可惜娶口了叛逆之女为妻□☆□,这会影响他的前口途□☆☆。 凯撒已经听出苏拉的用意☆☆☆□,心里很不口是滋味☆☆☆□,神色凛口然地回答:政治上的恩怨已成为过去☆☆□。如果有一天罗马真正需要我□☆☆□,决不会计较我的亲戚是谁☆□□☆□。而我□☆□,一旦有机会为口罗马服务口时☆☆☆☆□,我也不会把国家政治口和私人关系连在一起☆☆□☆☆。凡事只求光明磊落☆☆□□□,问心无愧就口行了□☆□□☆。不知您老人家意下如何□☆☆? 苏拉满面羞口惭□☆□□☆,却不死心☆□☆□,反而更加露骨他说:好孩子☆☆□□☆,你才智出口众□□□,品格修养也高人一等☆□☆□□,我所见到的年轻人口中☆□□□□,还没有人能与你相比□□☆。我已口经老了☆□□,国家口的前途就寄托在你们这些出类拔萃的年轻人身上□☆□。停了停□☆☆,他又提到手下著名的将军庞培☆☆□□,说:庞培口口只比你大几岁☆☆□,手上已经有了兵权☆□□。在我看来☆□☆☆,他的才能远不如你呢□□☆□! 凯撒一口声不响☆□☆☆,低头沉思☆☆□。 苏拉以为他口动心口了☆□□,接着说:假如我口们口结成一门口亲戚☆☆□☆☆,我可以保证☆☆☆,元老口院里所有的人都会遵从我的意思☆□□☆☆,把你视为我唯一的继承口人☆☆□,希望口你不要辜负我的一番口好意☆□□□。 显然☆□☆□,他要凯口撒抛弃辛拿的女口口儿☆☆□。 过了好一会□☆□,凯撒抬口口起头来☆☆☆□,意志口坚决口他说:我和可奈莉口亚结婚以来□☆☆,恩爱情深□☆□□☆。如弃她口于口不顾□□☆,情理上口说不过去☆□□☆□,必将遭世口口人唾骂☆☆□□。您老人家的一番美意□☆☆,只好心领了☆□□□。谢谢您的盛情款待□☆□,再见☆☆□☆□!说完起身口离去☆□☆□。 苏拉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不识好歹□□□☆,暗暗咬牙切口齿□☆□,决心口置凯撒于口死地□□☆□☆,否则口必将成为后患□☆☆□。他派了一名刺口客☆□□☆□,夜晚潜口入凯撒的住所☆☆□□☆,要他务必杀掉这个年轻人☆□☆☆□。 凯撒料到苏拉不会放过他☆□☆,回去后就匆匆收拾了一下□□☆,骑上一匹口快马连 夜奔往亚细亚避口难去了□☆☆☆。 刺客扑了个空□☆□。 苏拉为了巩固自己的实力☆□☆,在元老院中大量安排自己的党羽□☆☆☆。表面上是元老院决定国家大计□□☆☆☆,实际上完全听命于苏拉一人□☆☆□,他俨然以君主自居□☆□□。直到公元前 78 年去世为止□□☆□□。 凯撒最初出任的公职口是朱彼特祭司□☆□□,没有多口少口口实权☆☆□,只是主管祭神☆□□,并享有贵族的种种特权□☆□。他利用宗教口场所发表演说□□☆☆□,结交各阶层口人士☆□□□□,散布自己的主张和影响□□☆□☆。后来又出任一位地方长官的口幕僚□□□□,被作为使者派往罗马的同盟国比提尼亚□☆☆□☆,在那里□□☆,他获得了口军人最高荣誉——槲叶之冠☆☆☆☆□。 苏拉口口死口后□□☆□,凯撒立即返回罗马□□☆,以平民派领口袖的姿态出现□☆☆。由于他乐善好口施☆□□☆☆,广为交游□☆☆☆,虽负债累累☆□□☆□,却赢得了平民的好感☆☆☆。后来因触口怒了苏拉的余党□□☆,他不得不再度离开罗马□□☆,口☆口口☆口到东方的罗洛斯去研究雄辩术—&md口ash;这是口作为政治家所不能缺少的本领□☆☆☆。 当时地中海沿岸海盗极为猖獗☆□☆□☆。凯撒还口没到小亚细口亚□□☆,就落入海盗之手☆□☆☆。他并不惧怕☆☆□☆□,坦然地告诉海盗头口目:自己一无所有□☆□□☆,身边只有一些诗稿□□□☆□。如果他们愿意☆□□☆,他可以念给他们听□□☆。海盗口们觉得这个年轻人对他毫无用处□□☆,便把他放了☆☆□□□。 凯撒获口释后□☆☆□□,立即招募口海岸边城市的年口轻人组成军队□□□□,然后去袭击海口盗□☆☆,把他们抓口来☆□☆□,一个个钉在十字架口上处死☆□□☆。 公元前 74 年☆☆□,罗马与彭特斯王—&md口as口h;米特里勒特斯六世之间再度爆发口战争□□□,凯撒带领自己口组建的军队参战□□☆☆。第二年☆☆☆,他返回罗口马时□☆☆,已被选为祭司团的成口员□☆☆☆。 这时罗马当政的是口两位执政官☆□☆□☆,一位是卓越的军人庞培☆□☆,另一位是镇压了斯巴达克斯奴隶起义军而成名的克拉苏☆☆□。这两人执政后着手改变苏拉当政时的旧体制☆☆□□,并赦免逃亡西班口口牙的平民党人□□□。凯撒的口妻弟也在这次大赦之口列□☆☆。 凯撒的声望和地位虽然远不及两位执政者☆□☆,但人们已经能口感觉到他在罗马口政坛上的影响力了□☆☆□。 海盗的骚扰和东方的叛乱一直没有平息☆☆☆□□,元老口院授命庞口培率军去平叛☆□☆。看见庞培耀武扬威地出征☆□□☆,凯撒?男睦镆彩茄餮鞯模芟牒浜淞伊业馗梢怀K烂挥形淞ψ骱蠖埽筒豢赡艹鋈送返亍8慰鲎约赫癫恚挥性谡蕉分胁拍口芑袢〔聘唬粤饲迥切┱瘛? 他向元老院建议:目前西班牙叛乱正烈☆☆□,他愿意带领口一支军队前去平乱□☆☆。他的请求得到元老院批准☆□☆。于是☆☆□□□,凯撒率领一支大军浩浩荡荡地向口西班牙进发☆☆□。 在罗马☆□☆,虽然军纪和军阶严格☆□☆,但军官的饮食起居必须和士口兵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凯撒也不例外□☆□。他身为统帅☆□□□,与士卒同口甘共苦□☆☆,不分彼此☆□☆,赢得了部下的忠诚拥戴□□☆□☆,甘愿效命□☆□□☆。在行军口口途口中☆□□☆,凯撒感染热病☆□☆□。好友凯希思劝他暂停休息☆□□,等身体复原后再继续口前进□□☆。凯撒口坚决不同口意☆□☆☆□。凯希思只好叫士兵用担架抬着他前进□☆□。经过几口个月的鏖战□☆☆,终于平口定了西班牙的叛乱□☆☆☆□,这时他的健康已恢复□□☆。他挑选了一部口分部队留在西班牙□☆☆☆□,然后凯旋回国☆□☆。不久☆□□☆☆,他被任命力驻西班牙口的财政官☆☆☆。这是古罗马的每个政治家所必须经过的一个迸身之阶梯□☆□☆□。 凯撤这时已经年过 30 了□☆□□,他对自己的成口就很不满意□☆□☆。有一次□☆□☆,他来到格地斯的赫邱利神殿旁☆□☆□□,抬头注视着亚历山口大大帝的雕像☆□☆,口☆口口☆口想到这位伟人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征服了世界□☆□□☆,不觉泪流满面□□☆。 没有等口到任期届满☆☆□□,凯撒就返回动荡不安的罗马☆□☆☆,为实现自己的口政治野心而进行活动☆□☆□□。他利用口执政官克拉苏和庞培之间的矛口盾□□☆,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前口进□□☆。 庞培也口是执政官的儿子□□□☆,他本人又在战场上建立了赫赫战功:征服了口米迪亚口口人□☆□☆,镇压了反叛的列毕得斯☆□□☆,平定了西班牙□☆□☆,并成功地在地中海扫荡了海盗和那个难以捕捉的彭特斯王☆□☆□,使得他们在之后的两百年间无法恢复元气□□□□。这一切使庞口培获得了无人可比的声望☆☆□□□,因而气势口冲天□☆□□□。庞培对口克拉苏是真正的口威胁☆☆□☆。而他潜在的对手是比自己年轻 6 岁口的凯撒☆□☆☆。 凯撒从西班牙回国以后☆□☆□,向克拉苏借了一大笔钱□□☆□。于公元前 65 年当选为监察官☆☆□□☆。两年后又当上了大祭司□☆□□☆。 苏拉曾经口口口口说过:这个年轻人比几个马留斯加起来还要难以对口付□□☆!凯撒的步步高升☆□□,对贵族派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们已经看出他的政治能量和巨大的野心□□□,为此而忧心忡忡□□☆。 在这一段口时间☆☆□☆□,凯撒和克拉苏口是相互利口用☆□☆。克拉苏利用凯撒的声望和能力对抗元老院首领☆☆☆□、护民官西口塞罗☆☆□□。凯撒则利用克拉苏的地位和财富☆☆□,一步步口提高和巩固自己的地位☆□☆□。后来他又出口任罗马属地西班牙口的地方长官□☆☆,在那里扩充军口队☆☆□,加强罗马的统治□☆□,并不断地出兵征服附近上著部落☆□☆□。他要用辉煌的战功使自己口的声望与庞培并驾齐驱☆□□☆。 这时克拉苏开始对凯撒存有戒心了□☆□。 公元前 60 口年□☆☆□,凯撒和庞培先口后回到罗马□☆□□□,向元老院交口卸了兵权□□☆。克拉苏认为机不可失□□☆☆☆,开始暗中在政治上对他们俩口实施打击□□☆。不料这样一来□□☆☆,反倒促使庞培与凯撒团结起来☆☆□□□,共同臼卫☆□☆☆。凯撤把自己的口独生女裘莉亚嫁给庞培为妻☆□☆。虽然年龄极不相称☆□☆,显而易见是一桩政治婚姻□□□。但这对他俩口却是极为重要的☆☆□□☆。 个久☆□□,克拉苏和庞培都顺利口地当上下口一届执政官☆□□,第二年□☆☆,凯撒也被捧 上与口他们共同执政的口宝座☆☆□☆。 &nbs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凯撒斗庞培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