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天使口☆口口☆口

  红苹果天使 1942年8月的一天早晨□□☆,波兰的皮口口欧特科瓦☆□☆,天空阴沉沉的☆☆□。凡是生活在皮欧特科瓦犹太人区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全都被赶到了一个广场□☆□□☆。不久前☆□☆☆☆,我的父亲刚被在我们犹太人聚居区肆虐的伤寒病夺去了生命☆□☆□□。因此☆□☆□□,那一刻□☆☆□□,我最大的恐惧就是家人的离散☆☆☆☆。 不管怎么样□☆☆□□,大哥伊西多尔口悄声对我说道☆□☆,千万不要告诉他们你的真实年口龄□☆☆□☆。就跟他们口说你16岁了□□□。 那一年我口才口口11岁☆☆□□,但由口于我的个子非常高□☆☆☆□,所以我可以瞒得过去☆□☆□。因为只口口有那样□□☆,我才可口以给他们做苦力□☆□□☆,才有口利用价值☆□□☆。不大一会儿☆☆□☆☆,一名纳粹党卫军的口士兵向我走来☆☆☆,他上下仔细地打量口了我一番□☆□☆,然后口问我多口大了☆☆□。 16岁☆☆☆□。我答道☆□□□。 于是□☆□□☆,他让口口口我口站到口左口口边去☆□☆。我的三个哥哥和其他一些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已经站在那儿了☆☆☆。 而口我的妈妈则和其他女人□□□、孩子以及老年人一起被他们带到了右边☆□□☆□。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了☆□□。 我和口我的哥哥们被送口到了距柏林不远的一个集中营□☆☆□□,我被安排到集中营的火葬口场去工作□☆☆□□,专门负责把尸体装进一台手口摇的升降口机□□☆□□。一天早晨☆□☆□□,朦胧中□□☆,我仿佛听到了妈妈在对我说口话□☆☆,虽然声音很小☆☆□☆,但却异常清口晰☆☆□□。孩子□☆☆☆,我给你派去口口了一个天使☆☆☆□。顿时☆□□☆□,我惊口醒过来!哦□□☆□,原来口只是一个梦☆☆□。但是□☆☆,在这口种地方□☆□□□,怎么会有天使呢?在这儿☆□□□,只有口无休无止的工口作☆□☆☆、难以忍受的饥饿和无边无际的恐惧□□☆☆。 一天□☆☆□,我独自一口人来到带刺的铁丝网旁边□☆☆☆,刺骨的寒风口冷冷地吹着☆□□□☆,我紧紧地裹着单薄而又褴褛的衣服站在寒风里□□☆。虽然已经在集中营里关了几个月了□☆□,但当我望着铁丝网口的外边☆☆☆,我仍旧无法相口信眼前的一切□☆□。随着每口天越来越多的人消失不见□☆☆☆☆,过去那些曾有口过的快乐口的日子☆□□☆,仿佛是黄梁美梦一样□□□,我沉浸在深深的绝望之中☆☆□☆□。 正当我无精打采地走来走去时☆☆☆,我看到一个小女孩从铁丝网的外面经过□□☆☆☆。她有着一头明亮的卷发□□□☆。看到口衣衫口褴褛□☆☆、瑟瑟发抖的我☆□□,她停了下来□☆☆。她那充满悲伤和怜悯的目光□☆☆☆,似乎要告诉口我说□□□□,她非常口理解我此刻的心情□☆☆□。被这样一个陌生人用这种目光注视着□□□,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羞愧感□☆□☆□,以至于我不敢正视她☆☆□。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却无法将口我的目光从她那美丽的眼睛上转移开来☆□☆□。 我匆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信没有人发现我们的时候☆□☆☆,我才用德语轻轻地向她喊道:你有吃的东西吗?但是□☆☆☆,她的脸上一片茫然□□☆☆,显然是没口有口听懂□☆☆☆。于是☆□☆□☆,我又向铁丝口网走近了一些☆☆□,并用波兰语又问了她一次同样的问题□□☆□。这次□☆□□,她向我这边走近了几步☆□□□。那时候的我可以说是骨瘦如柴☆☆□,异常憔悴□□☆☆,脚上连鞋都口没穿☆□□□☆。只用一些破布裹了几裹☆☆☆☆□。但是□☆□□☆,这个小女孩看上去并不害怕口我☆□☆。从她口的口眼睛口里☆□☆☆,我看到了生命口的力量☆☆□□☆。 她把手伸进毛口衣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又口口红又大的苹果!她小心谨口慎地左右看了看□□☆□,然后迅速地将苹果扔过铁丝网☆□☆。我飞快口地跑口过口去☆□☆,将它捡口了起来☆☆□,并紧紧地抓在我那颤抖的☆□☆、僵硬的手里□□☆☆。那沁人心脾的香味简直令我如醉如痴□☆☆☆。对我来说□☆□☆☆,在这几乎已经死亡的世界里□☆□,这个苹果无疑象征着生命□□☆☆☆,象征着爱☆□☆☆。少顷☆□□☆□,我才口抬起口口头☆□□,匆匆地瞥了一眼那个女孩□☆□□□。只听她轻声地对我说了口一句:明天我再来看口你!便飞快地跑开了□☆☆。 我不敢指望她会再次来到这里☆☆□□□,毕竟□☆□,这太口危口险了☆☆□☆。但是☆□☆□□,第二天口口的那个时口刻☆□☆☆□,不知口是为什么☆□☆,我竟又鬼使神差地来到了铁丝网旁边的那个地方☆☆☆□。 在寒风中☆☆□☆□,我尽管被冻得浑身直打哆嗦□□□,但是☆□□□□,我仍旧满怀希望地等着□☆☆☆。终于□☆☆□☆,她跑来了☆□□□,而且□☆☆□,又带来口了口一个苹果□□□☆,还有一小块面包□□☆□。她还是那么甜甜地笑着☆☆□□□,迅速地将苹果和面包扔过铁丝口网□□□。 这一次□☆☆☆☆,我稳稳地接口住了口苹果□□□☆,并且☆□☆☆☆,将苹果举口得高高口口的以便让她口看见□☆☆□。看着我高口兴的样子□□☆□□,她那双美丽的口大眼睛闪烁着愉快的光芒☆□☆□。我满怀欣喜地凝视着她☆☆□,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感情油然而口生☆□☆☆,那是我从未体验过的甜蜜☆□□□。 像口这样的会口面☆□□□,我们一直持续了七个月之久☆□☆□。在这难忘的七口个口月里□□□,有时候☆□□□,我们简短口地聊几句□□□☆☆,有时候☆☆□,她只是给我一个口苹果☆□☆,或者再加一口小块面包□☆□。但是□☆□☆,对我来说☆□□☆☆,这200多口天口每天都是那么值得期待☆☆□☆□,那么令人无法口忘怀☆☆☆☆□。她就像一个口拿着红苹果的天使□☆☆□。不仅用苹果填饱了我的肚子□□☆,滋养口了我的身体☆☆□,而且她的善良☆□□、温柔和美丽□□☆☆☆,温暖了我那已经冰封死寂的心灵☆☆☆☆□。从她那笑靥如花的脸口上□☆□☆☆,我知道□☆□,我也口照亮了她的心灵☆☆□。 然而☆□□,正当口我和她都沉浸在彼此的口关怀和口温口暖之中时□☆☆,不幸降临了☆☆□。口☆口口☆口那天☆☆□☆☆,我听到了一个口可怕的消息:我和哥哥将要被押送到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个集中营去☆☆☆。 第二天□□☆☆□,当我见到口她口口时☆☆□,我的心几乎都要碎了☆□□☆☆。良久☆☆□,我才强忍着悲伤□☆☆☆,说道:明天☆□□,请不要再给我带苹果来了□□☆☆☆,因为□☆☆□,我就要被送到另外口一个口集中营去了☆☆□□□。说完□□□,我就立刻转过身☆☆□,飞快地逃离了□☆□,连头都不敢口回☆□□□,因为□☆☆□,我怕她会看见我泪流满面的样子…&hel口口lip; 就这样□☆☆☆☆,我离口开了那位给我带来苹果的小女孩□☆□□,而我竟然连她的名字都口不知道☆□□☆☆。按照纳粹的计划□☆□□,1945年5月10日的上午10点□□☆,我将被送进毒气室口处死☆□□□□。那天黎明□☆□☆,周遭还口是一片寂静□□☆□,我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然而□□☆☆,上午8点钟的时候□☆☆,集中营里突然发生口了一阵骚乱□☆☆。到处都是喊叫声□□☆,在穿过集中营口的每一条道路上□□☆☆□,都挤满口了奔跑的人群☆☆□。我也连忙跑出了营口房□☆□,找到了我的哥哥们□□□□☆。原来是苏联红军解放了这座集中营!幸存的人们欢欣口雀跃□☆□☆,奔走相告□☆☆。 那个口给我带来苹果的小女口孩是我能够得以幸存的关键□□□。在这几个月口口里☆□☆,她的身影无时无刻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正是她的仁口口慈拯救了我的生命☆□☆,在我绝口望的时候给了我希望□□□☆。记得我曾经梦见妈妈说过要给我派来一个天使☆□☆。这个天使真的来了! 战后☆□□☆☆,我辗转来口到了英国☆☆☆,在那儿□☆□□□,我获口得口了一个犹太人慈口善团体的资助☆☆□□☆,并且接受了电子学方面的培训□□☆。没过多久☆□□□,我又移民口到了美国□□□□,开了一家自己的电器维口修店☆□☆。至此□□□☆☆,我才终于安口口口顿了口下来☆☆□□。 一天☆□□□,我的朋友斯德给我打了口一口个电话□☆☆。最近我有一口个约会□☆☆☆,女方口还有一个波兰的朋友□□☆☆。你看我们搞四人约口会怎么样? 几天口之后□☆☆,我们开车去接口他的约会女友和另一个姑娘萝玛☆□□☆☆。萝玛是一名护士☆□☆☆☆,她非口常善良□☆☆☆,也非常口美丽□□□□☆,尤其是那一头闪亮的褐色口卷发以及那一双闪烁着生命活力的绿色杏仁形的眼睛□□☆□☆,让我一见倾心☆□☆☆□。返回口的时候□☆□□□,我和萝玛一起并肩坐在了后排的座位上□☆☆。就像其他那些幸口免于难的欧洲犹太口人一样□☆☆□☆,我们都清楚在我们之间还有许多我们都尽口力避免提及口的话口题□☆□☆□。但是□☆☆☆,最后☆☆□□,她还是忍不住提起了☆☆☆□。 战争期间☆☆☆,你在哪里?萝玛轻声地口口口问道☆☆□□□。我在口德国的集中营里☆☆□□□。我答道☆□□□☆,那些可怕的记口忆顿时又浮现在眼前□☆□☆☆,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她说:那时候□☆□☆□,我们口一家藏在德国口的一个农场里□□□☆□,那儿离柏林口不远☆☆□□。我爸口爸认识一位牧师☆☆□☆□,是他帮我们搞到了雅利安人的证件□□□。 我转过口头□☆☆,注视着口萝玛□□☆☆☆。只见她正凝视着远方☆☆□□☆,仿佛陷入了对往事的深深的回忆之中□☆□☆□。 怎么了?我问道☆□☆。哦□☆□□☆。我只是想起口了一些往事□□□□。萝玛说☆☆☆□☆,声音突然变得非常温柔□☆☆☆,你知道吗?我还是一个口小女孩的时口候☆□☆☆□,住在一座集中营口的附近☆□☆。集中营里有一个口小男孩□☆□□。他是一个囚犯☆☆□□,有一口段口时间☆☆☆□□,我每口天都去看他□□□。我每次口都会给他带一个苹果☆☆□☆☆,把苹果从铁口丝网上扔过去☆□☆,口☆口口☆口他就会非常高兴☆☆☆□□。 哦☆☆□□□,上帝啊!她竟然也那样帮助过口一个男孩!多么惊人地相似!那他长得口什么口样?我迫不口及待地问□□□☆□。 萝玛长长地叹了一口口气☆☆☆☆,说:他的口口个子口很高☆☆□□☆,很瘦☆□□□□,皮包骨似口的☆□☆。很难描述我们对彼此的感觉口——毕竟□□□☆☆,那时我们都还很小□□☆□□,而且☆□☆,我们没口有说过什么话□□☆,只是口有时候简单地聊上几句—&m口dash;不过☆☆☆☆,尽管我口们话不口口多☆☆□□,但我敢肯口定□□☆☆,那里面却口满含我们对口彼此的爱□□□□□。可是☆□☆☆,后来☆□□□☆,他被押到别的集中营去口了□□☆☆☆,我想他很可能被口杀死口了□☆□☆。 听着萝口玛的述说☆☆□,我的心仿佛就口要从胸膛里口跳将出来☆☆□□□。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激动地问:那□☆☆□□,你还口口记不记得☆☆□□,有一天□☆☆☆,那个男口孩对你口说:&lsq口口口口uo;明天☆☆□☆,请不口要再给我带苹果来口了☆☆☆□,因为□☆□□☆,我就要被送到另外一个集中营口去了☆☆□☆☆。&r口squo;对呀!萝玛疑口惑地看着我☆□☆□☆,声音颤抖地问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就是那口口个小男孩啊□□□☆□,萝玛!我情不自禁地握口住她的手说道□☆☆。 顿时☆□□□,萝玛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而我口口也是一动口不动地凝口视着她☆□☆□。口☆口口☆口我们又看到了我们目光背后彼此的心灵☆☆☆,又看到了我们曾经彼此深爱过的亲爱的朋友☆□□□☆,而在我们之口间☆☆☆□□,从没有停止过爱□□□,也从没有口停止过思念☆□□。 在那几个月的时间里☆□☆☆□,在那艰难而又危险的战争年代里□☆☆☆,命运让我们口初次相口遇☆☆□☆□,并且□☆□,在我们双方的心里口种下了爱的种子☆□□□。如今☆□□,当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那爱的口种子才萌出新芽☆□☆,开出了美丽的口花口朵☆☆□□☆。在我们这近50年的婚姻里□□□,我们共有两个孩子三个孙子女☆□□☆☆。并且☆☆□□,我再也没口有口让她口口离开过口我☆□□□□。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红苹果天使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红苹果天使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