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刺马案:牵涉慈禧曾国藩与太平军口☆口口

  清末刺马案:牵涉慈禧曾国藩与太平军

  总督被刺杀本来就罕见☆□□☆,何况又纠结着湘口军☆☆☆□、太平军☆□☆☆、捻军海盗甚至传教士口等众多集团□□☆☆,牵扯到慈禧□☆☆、曾国藩☆☆□□☆、丁日昌等重要人口物□□☆,包含着口反清□☆☆、报仇☆□☆□□、夺妻等诸多传口奇元素□☆□☆☆,怪不得说法蜂口起☆□☆□□、真相难求□□□☆。也许正口因为太口受口关注☆□□□,世人给出的答案太多□□☆,反而将真口相淹没了□☆☆☆。—&m口dash;编者按

  随着电影《投名口状》的上映☆☆☆,该片口口的情口节口口基础☆□☆☆、历史上的真实事件张汶祥刺马案再口度浮出口水面☆□□。刺马口号称清末四大奇案之一□□☆,凶手口当场口被捉□□☆☆☆,动机却迷口雾重重□□□,迄今难口有定论□☆□□。《投名状》表现的为兄复仇及政治阴谋□□□☆,不过是历史上众多猜测中的两个版本□☆□。本文详述刺马案前后经过□□□,您不妨当一回福尔摩斯☆□□□,看看能否破解这百年口疑案□☆□。

  刺客交代了口三点行刺动机□☆☆□,漏洞百出

  <口p style="text-align: center; ">

  1870年(同治九年)8月22日□□☆,上任仅两年的两江总督马新贻在箭场参加完阅射后步行回官署□□□□☆,刚走到官署后院门口□☆□☆□,突然从人群中闪口出一人□☆□,一边口口呼口口冤枉☆☆☆,一边口口拔出匕口首□☆□☆,刺入马新贻的口右肋□□☆□。冷兵器时代的刺杀行动技口术含量要求非常高☆□□☆,荆轲刺秦王尽管挖空心思最终还是一去不口复返□☆☆☆☆。可是☆□☆☆,就在检阅完军队回家的路上□☆□☆□,在成群口的亲兵随从护口卫下☆□□☆,堂堂的两江总督竟被一个大街上蹿出来的刺客刺中了☆□☆,而且口刺得非常到位□☆☆,口☆口口☆口马新贻第二天就毙命了☆□□。怪不得慈禧口太后接到奏报后吃惊地表示:马新贻此事岂口不口甚奇?

  更奇的还是刺客的供词☆□☆□。据刺客供称☆☆☆□☆,他叫张汶口祥☆☆□□☆,46岁□□☆,河南人☆☆☆□□。道光二口十九年(口1849年口)南下宁波贩卖毡帽☆□☆,当过四年口太平口军☆☆□,其间救过一个叫时金彪的清军俘虏☆□□。后来口看到太平军口势力不支☆□☆□,与时金彪趁机逃口出☆□□□□,辗转回到宁波□☆□,与南口田海盗团伙往来亲密□☆☆□。他交代的杀人动机口有三点:一是他回口到宁波后发现自己的老婆和钱财被一个叫吴炳燮的霸占了☆□□,于是找到时任浙江口巡抚的马新贻拦轿喊冤☆□☆☆☆,马未受理□□□。他只口好口到宁波府告状□□☆□□,虽然要回了妻子☆□□☆,但是口钱没有追回来□□☆☆,气急之下☆□□,逼老婆口口吞烟自尽□☆☆☆☆,马应该对他口的不幸负责;二是他的很多海盗朋友被马口巡抚捕杀☆□☆,海盗们口说他最讲义气□☆□□,应该杀马新贻口为朋友报仇□□☆☆□,同时口也泄口私口愤;三是他私自开的小押(重利盘剥的典当行)生意被马巡抚明令禁止□□☆□,绝了他的生路□☆□☆,加深了他对马的愤恨□☆☆□□。新仇旧恨加在口一起终于使张汶祥动了杀心☆□☆☆□,一路跟随马新贻从浙江到了福建☆☆□□□、江苏□☆□,两年口之后终于找到机口会将其刺杀☆□☆□。

  这份供词漏口洞百口出□☆□☆□,却是官口方认可的定谳□□☆☆,白纸黑字☆□□,签字画押□□☆☆,尚存口口于台北故宫博口物口院☆□☆。

  民间口口说口法:为兄弟复仇?为国口家锄奸?

  张汶祥刺马不口惜性命处心积虑两年□□☆☆,就出于这么简单的动机?显然口不能服众□☆□。因此从马新贻被刺起□□☆☆,关于张汶祥的杀口人动机就有很多种说法□□☆。

  《清稗类口抄》就搜罗了另外两种:一说马新贻口口在合肥办团练曾被捻军头目张汶祥俘虏□□□□,张久欲投清☆☆☆,就放了马新贻□☆□☆,并连同其友曹二口虎☆□□☆□、石锦标与马结为异姓兄弟□☆□☆□。后马新贻编选张汶祥的降军口为山字营☆□☆□□,并屡立口战功☆☆□,很快就升口迁到了安徽布政口使☆☆□,对三位出生入死的兄弟却逐渐冷淡□☆□☆□。这时正好曹二虎把妻子接来口同住□☆☆□,马见曹口妻美貌☆□☆□□,不仅设口口法口骗奸☆☆□□□,还诬陷曹二虎通捻将其捕杀☆☆☆□□。张汶口祥为替口二虎报仇□□☆☆☆,将马刺杀☆□☆☆☆。

  另一种说法是☆□☆□☆,张汶祥最初与一个叫徐弁的同是太平军李世贤部战士□□☆。李世贤兵败后☆□□□,徐投奔马新贻□☆□,成了马口口的亲兵□☆□□□,张汶祥则口到宁波开小押店为生□☆☆。一次☆☆□☆,张到杭州访口口徐□□☆☆,徐密告他说马新贻正私通甘肃回王准备反清(马新贻是回民)□☆□☆,回王军队不日将南下☆□□☆☆,江浙一带由马负责征讨□□□☆□。张汶祥当场口怒骂:此等逆臣☆□☆□□,吾必手刃口之!后又因马新贻下令取缔非法营业口的小押店□☆□□,张汶祥生口计被断☆☆☆☆☆,出于国仇私口愤刺杀了马新贻□□□☆。

  督抚不和之说☆□☆,得到了官方讨论

  《清稗类抄》成书距刺马案未久☆☆☆,可见这些说法产生很早☆☆☆□□,但都只在民间流传□□□☆,而马死于督抚不和的说法却得到了官方讨论□□☆☆,此说是案件审理过程中由太常寺少卿王家璧正式提出的☆□□□☆。

  当时江苏巡抚丁日口昌之子丁口惠衡口口口犯了案子□☆□☆,归马新贻查口办□☆☆☆。王家璧口口认为丁向马请托不行☆□☆,致有此变□□☆☆☆。他还说这个传闻流传很广□□☆,而且传口播得很远☆□☆□□。丁日昌本系矫口饰倾险小人☆□□□□,江南官员那么多□□☆□,大家偏偏怀疑他□□□,未必是毫口无凭据□☆□☆☆。清廷向来鼓励官员风闻口言事☆☆□□☆,王家璧此举也是人臣本分☆□☆□。但他的奏折当时就遭口到了主审官郑敦谨的口否定□☆☆☆☆,郑认为丁惠衡的案子始终都是丁日昌大义灭亲☆☆□□,自行奏办☆□□☆,不会向马请托□☆□☆□,当然也口不会有怀恨杀人的事☆□□□☆。事实的确如此□□□☆☆,况且丁惠衡当时尚未口投案☆☆□☆□,未经审理□☆□,更没口有口口被杀口头□☆□,丁日昌恐怕不至于因为口走后门不成就动了杀心□□□□。

  此外☆□□,章士钊认口口为:夫汶祥☆☆☆,官文书明口明宣口称洪秀全余党☆☆☆,粤捻两通□☆☆□□,而其报仇口原因☆☆□□□,则在南田围剿一口役☆□☆。章先生所说的南田洪秀口全余党☆□☆□,在张汶祥的供词中是海盗☆☆□,与太平军毫无干系☆□□□。这很可能是章先生把张汶祥参加太平军的经历与海盗混淆了☆□☆☆。说张汶祥为太平军口报仇□☆□☆,可能口性似乎口不大☆☆□□□。

  湘军是口口元口凶的说法☆☆□□□,缺乏证据

  马新贻死于湘军集团策划的政治谋杀案的说法起源也比较早☆☆☆☆,其中论述最全的是高尚举的《刺马案探隐》□□□。他认为☆☆☆□,在镇压太平军的过程口口中☆☆☆,曾国藩的湘军势力逐步强大☆□☆☆□,成了朝廷心腹大患☆□☆,于是慈口禧把曾国藩口调离两江总督的位子□☆☆,派马口新贻担口口任□□□,以牵制口湘军势力☆☆□☆☆。另外□□☆□,马还肩负着调查太平天国财宝去向的慈口禧密令☆□☆☆。马的到任触动了湘军集团的利益☆☆□,所以湘军指使张汶祥刺杀了口马新贻☆□□□□。

  随着电影《投口名状》的上映□☆□□☆,高先生的观点多次出口现于报刊网络☆□☆□,被认为最接口近口真实☆☆☆□。但是仔细口口阅读完高先生的著作后☆□☆□☆,很容易就会发现他的说法难以让人信服□☆☆。如作者说湘军将领曾给张汶祥立碑□☆☆。这是一个口关键口证据□□☆☆,可是出处在哪呢?不注明资料来源是史书大忌☆☆☆。而高先生的著作还有另一大硬伤☆□□☆□,那就是小说口化☆□☆□。如写钦差张之万等三位主审官欲将案件拖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三人商议的口具体口情口口节☆☆□□□、对话☆☆□□、各自表口情动作☆☆□,作者描绘得栩栩如生☆☆☆□☆,如同亲见□□☆□,这显然是一本历史口考证著作不应该有的□☆□。而细究之下□☆□☆☆,这些情节描写竟然出自高阳的《慈禧大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两相对口照□□□□☆,就可知此言不虚☆□□。这就非口常难以置信了□□□,高阳先生虽然深谙清史□☆□□,但是其最成功处在口口于小说☆□□,小说中口真口真假假□☆☆□☆,怎么可以拿来做史料看呢?

  此外☆☆□☆,高先生虽然指出口了马新贻死于湘军口主口使的一些蛛丝马迹☆☆☆☆□,但并口没有给出任何确凿证据□☆☆□,作者提出的一些口理由也多经不起推敲□□□。如慈禧口密令马新贻调查太平天国财宝的下落以及马新贻上任前对兄长表示自己凶多吉少☆□☆☆,这两个关键口证据□☆□,据作口者所说☆☆□□,是得之于马新贻后口人☆□□☆□,这就使其可靠性大打折扣□□☆☆。所以马新贻死于湘军的说法☆☆☆,口☆口口☆口口尽管存在这样的可能□☆□□☆,口☆口口☆口口但还缺乏扎实的口证据☆□☆。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清末刺马案:牵涉慈禧曾国藩与太平军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