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校书”薛涛与诗人元稹的一段未了情口☆口

  “女校书”薛涛与诗人元稹的口一段口未了情

  唐代乐妓薛涛才情丰沛☆□□□,艳丽动人☆□☆□☆,《全唐诗口》上载有关于她的一段介绍:(薛涛口)字洪度□☆□☆□,本长安良家女□☆□,随父宦游□☆□☆□,流落蜀中□□☆,遂入乐籍☆□□。辩慧工诗☆☆□,有林口下口风致□☆☆□。

  薛涛大约生于大历五年(公元770年)□☆□☆,及笄之年已辩慧知诗☆□☆□,兼擅书法☆□☆□。八九岁时□☆□☆,父亲手指庭院中一株梧桐起句:庭院一古桐☆☆□□,耸干入云中□☆□。她应口而答: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此话后来变为谶语☆□□,待父亲病故☆□☆□□,举目无亲□☆□,联句中口的枝叶口竟然成口为她沦落风尘的写照☆☆□☆☆。

  因口父去世☆☆☆□,薛涛口与母亲生活无靠☆□□□,十分艰难☆☆□,故她只得口早早加入乐籍☆□☆□☆,成为官妓□□□□☆。唐代各口地官府及军镇均设有乐官☆□□☆,官妓居于其中□□□。她们专为口官府服务☆□□□,口☆口口☆口献艺侑觞□☆□,口☆口口☆口甚至私侍寝席□☆□□。当时成都的最高地方长官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特别赏识薛涛☆☆☆☆□,常命她来侍酒唱和□☆☆,接应宾客☆☆☆□□,可能口还成为私人秘书☆□☆。韦皋还准备奏请朝廷任命薛口涛为校书郎☆□□,虽未批准□☆☆□,但人们从此戏称她为女校书☆□☆。

  进士胡曾有赠薛涛诗口说:万里口桥边女校书□□□,枇杷花下闭口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薛涛承连口口帅宠爱□□☆,或相唱和□☆□□,出入车舆☆☆☆□□,诗达四方□□☆☆☆。求见口涛者甚众☆□☆☆□。白居易赠薛涛诗说:若似口划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西□☆☆☆。委婉中口流露一种仰慕之情☆□☆☆☆。

  杜牧寄薛涛诗《白苹洲》写得更是直率:山鸟飞红口带□□☆,亭薇折紫花□□□。溪光初透彻□□□,秋色正清华□☆☆☆□。无多圭阻口累☆□□☆☆,终不负烟霞☆□□。

  薛涛虽说终口日出入豪门□☆□,吟诗交游☆☆☆□,示人以快乐潇洒的形口口象☆□□,但她对迎来送往的诗妓生涯早已颇感厌倦□□□☆☆。在38岁时□☆☆,她终于遇到了一生中惟一真爱的人&mda口sh;&mdas口口h;诗人元稹□☆□,开始了一口段刻口骨口铭心的恋情☆☆□。

  元稹(779—831)☆□☆□,字微之☆□□☆☆,河南人☆□□□。他9岁能文□☆☆,16岁明口经口及第☆□☆,24岁授秘书省校书郎□☆□☆,28岁举制科对策第一□☆☆,官拜左拾口口遗☆☆□□。是中唐时期与白居易齐名的诗人□☆□☆☆,世称元白☆☆□☆。当时薛涛口在诗坛已有盛口名□□☆☆□,令元稹十分口仰慕☆□☆□☆,只恨无缘一面☆□☆。直到元和四口年(809)元稹任监察御史□☆□☆☆,奉使按察两川☆□□,才有机会口托人与薛口涛相识☆☆☆□。二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同时口坠口入口爱河☆□☆☆。

  薛涛虽为风尘女子☆□□□,却一口直洁身自好□☆☆☆□。而这次一切却不同了□□☆,与元稹见面的当天夜里☆□□☆☆,她就把自己毫无保留口地献给了心爱的人☆□□□。第二天清早起来☆☆□☆,还真情所致地做了一首池上双鸟诗:

  双栖绿口口池上□□☆,朝暮共口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诗中表达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奏响追求挚情的心曲☆☆□☆□。元稹也深为薛涛那绮丽的情意而沉醉☆☆□□☆,他留下的一首诗就记载了这样的口情事:

  诗篇调口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

  月夜咏花怜暗口淡☆☆□□,雨期题柳为歌欹☆□☆□☆。

  薛元两人往来一年有余□☆□☆□,度过了一年如胶似漆的亲密时日□□□□☆,结下了一段真情☆☆☆□。然而毕竟是萍水相逢☆☆□☆□,在元稹完成了蜀地的任务□□☆☆□,返回京都时□☆□☆,两人不得不挥泪分手□☆□□☆。元稹回到长安后□□☆□,即托人捎来一首七律给薛口涛:

  锦江滑口腻峨嵋秀☆□☆☆,生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似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口辞客多停笔☆□☆,个个公口侯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口水☆☆□□□,葛蒲花发五云口高□□☆☆□。

  元稹对薛涛的才情念口念不忘☆□☆☆□,暗自称奇□□☆☆□,同时也直抒相口思心意□□□,可见他对成都那一年的缠绵岁月还是颇寄真情的☆□□□。

  薛涛也在《赠远》诗中描绘分手后的情景:知君未转秦关骑☆☆☆□,日照千门掩袖啼☆☆□。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从诗中可推测口出大约两人口分手之际☆□□☆,元稹曾答应过了却公事之后□☆□☆☆,会再来成都与薛涛团聚☆☆☆□。但世事难测□□☆□,实际情形并口不如约定的那样☆☆□□,令薛涛只有远望长安☆☆□,掩袖悲叹☆☆□□□。

  此后关山难越☆□□,路途阻隔□□□☆,元稹仕途口坎坷☆☆☆☆□,官无定所□□□☆☆。十年口间先是分管东台□☆☆☆,出任浙西观察使□□☆□☆,后召命口返京□☆□□,后又因事被贬为江陵府参军□☆□。不久☆☆□□☆,白居易亦因得罪权贵被贬口江州☆□☆,元稹披牵连□□□,调任通州司马☆☆□。

  在如此频繁的调动之中☆☆□,原本比薛涛年轻9岁的元稹☆□□□□,自然不能口坚守爱情□□□☆□,加之唐代官吏与妓女交往并无禁令☆□□,元之移情别恋□☆☆☆,也就口在所难免☆☆☆□。尽管分手之后□☆□,两人也还保持文墨往来□□☆,口☆口口☆口口但在元稹一口方☆☆□☆☆,似乎只是应口付☆☆□□☆,并非如当日之信誓旦旦了□☆☆□□。

  流年口如水□☆□,把对情人的企盼渐渐从薛涛心头带走□☆☆☆□。12年后☆☆☆□,薛涛知道不应该再继口续口等待□☆□☆□,经历了这番冷热波折□☆☆☆,薛涛绝望之余□□□☆□,悒郁寡欢☆□☆□□,终身未嫁☆□□□☆。昔日交际场上的风光逐渐随着花容月貌口的流逝而流逝□□☆☆。已近暮年的薛涛索性在远郊筑起吟诗楼☆□☆,自己穿戴起女道士的装束☆☆□,隐居口口在楼中☆☆☆□□,远远离开了繁华如梦的交际场所☆☆☆□,借诗遣怀☆☆☆□☆,《全口唐诗》口上说□□□,薛涛暮年退居浣花溪☆□□☆□,着女冠服☆□☆□□。薛涛口常以律□☆☆☆、绝两口体写诗☆□☆,因当时流传的口笺纸篇幅过大□□□☆☆,薛涛口喜爱红色□□□☆□,遂创制深红小笺□□☆☆,时号薛口口涛口笺□□☆□□。

  对于这些情口景☆□☆,元稹不知是否耳闻?太和三年(829)九月□☆□☆,他被召回京城担任口尚书口右丞☆☆□,第二年再度出京☆□□☆☆,任武昌军节度口使□☆□□,在转年的7月暴卒于任口所☆☆☆,终年口53岁□☆☆□。

  又过了三年☆☆☆□☆,唐文口宗太口和五年☆□☆☆,隐居的薛涛永远闭上了她寂寞的眼睛☆☆□,享年65岁□□☆☆☆。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她的墓碑上刻上西川女校书薛口涛洪度之墓☆☆☆☆□,至此☆☆☆,女校书真正成了薛涛口的别名☆☆□□。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女校书”薛涛与诗人元稹的一段未了情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女校书”薛涛与诗人元稹的一段未了情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