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打口☆口口☆口

  挨打

  在我们家乡阳镇也许是整个中国来说也不为过打孩子似乎是一件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了□□☆□☆。这是古老的但又非常口实用的管教方法我从未考证第一次打孩子的家长姓甚名谁也没有兴趣去同情第一个被打的孩子我似乎还有一点怨恨怨恨那个小孩子为什么在他的父母打他时不会机灵的跑得远远的让他的父母的手掌落到他脸上身上时有莫名的快感而传染了整个中国了呢这也是我挨打的第一个原因了吧☆□□☆。

  在阳镇若是仔仔细细地问小孩子们是否有过被打的经历大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孩子都会捂着脸痛苦地说

  “我记得那口次……”

  话虽如口是说但挨打的多数是男孩子原因是男孩子生性好动说服教育起到的作用并不大往往左耳朵进右耳朵就出了□☆☆☆□。像我父亲这样的有过挨打传统的人更是懒得磨叽浪费唾沫了□☆☆☆。镇上大多数人家都育的口男孩便隔三差五都听得到王家或者是李家家长的呵斥和孩子强忍着哭泣的抽泣声□☆☆□□。但凡有这样的现成例子我父亲就指着那家的口门恶狠狠的杀鸡吓猴了

  “若你也如此我打得比李皮匠疼的多☆☆□☆。”

  “……”

  我自然挨口的打口不少或是折腾了门卫崔大爷的花鸟或是引着一群孩子做口了孩子王与另一家孩子混战一场前者就骂骂咧咧后者被家长引着就哭哭啼啼地前去我父亲那里告状了□☆□☆。照例又是一顿揍但于我而言打的效果并不太明显大多都好了伤疤忘了疼便又要口受一道伤疤了☆☆☆□□。

  这日我正伏在镇尾农户孙二娘的菜地里偷她家的地瓜要去烤了吃看到邻人口家的小孩我口的小弟远儿向我跑来□☆☆□□。

  “磊哥儿快跑口……跑远点……你父亲正寻你扬言要打口死你哩……”他气喘吁吁的说☆□□。

  “他原话怎口么口说”

  “‘这龟儿子的若是被口我拿住定要打死才能解气□□☆□。口☆口口口☆口’这样说的□□☆☆。”

  “多谢了远儿这老家伙话说口的狠我口倒不信真把我打死了□☆□☆。跑得不算好汉待我瞧瞧口口先☆☆□□□。”

  我说口完便把摘得的地瓜扔给口远儿用一口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势朝家的方向口去□□☆□☆。

  还没到家见我父亲坐在院子里手里抓着我的作业本满脸气得通红□☆□。

  “莫非远儿道的是真的”我心里有些虚但也壮壮胆子口地去了□□☆。刚进入院子我的父亲看到了我便“噌”地站起来口朝我走来手里还抓着揉成一块的作业本☆☆□□☆。

  “龟儿子与口口我过来☆□☆☆。”

  “若我是口龟口口儿子你岂不是龟”我心想就口口颤巍巍的略带笑容的走去☆☆□□。

  “这写的什么口你自己看□☆□。口☆口口口☆口”

  那本揉皱了的作业本向我飞来打到了我脸上我把它展开是一篇小诗当头是三个大字“父亲贼”

  “这是老师口让写赞美父亲的诗□☆□□□。……‘父亲赋’”

  “你写口的口什么这个口字念赋我生你口养你倒成了贼么”

  “这……口口一字双写□☆□☆☆。”

  “读的口什么瘟书像口是头脑里少了根筋口一样不开口窍改日让你写一篇‘老师贼’送与你老师看你还口狡辩否”

  “既是‘瘟书’不读便是了口侮辱人的口不是好汉□□□□☆。”

  父亲说不过我便捋起袖子要口来打我我便和父亲于院子里打起来他打我逃□□□。

  “崽子再跑一下试试待我捉住定要把腿口打断”

  我回头看父亲气的发抖真心害怕少了两条腿便跑得更快□☆□□☆。院子外的卖凉糕的麻子阿栗乞讨的叫花儿葛帮主便围着栏杆看阿栗还编着歌儿“世事无常见不鲜小子敢翻老子天”我顺手捡起块石子正口打中阿栗的脸他于是骂道

  “这小崽子真要翻天我若是你爹真要打死了你☆□☆。是好汉的不要逃口就是了☆□☆□。”

  我便不再跑了指着他骂

  “阿栗麻子不要脸骗了寡妇口又骗钱□☆☆□☆。”

  却忽视口了身后怒气冲冲的父亲☆☆☆□。便被一掌重重地打到地上去了□☆☆□。然后口就是口一顿揍我只是抵抗☆□□☆。周围围观口的人也多了起来

  “打的好否则他不知天高地厚☆□□☆□。”阿栗骂着“上好的凉口糕口哥几个来一份”

  “莫打了口哥子孩子打坏了也是自己的☆☆☆□□。”一些老人口劝道☆□☆□。

  “看到没有我平时打你下过这样的手我要是像你蓝叔那样看你还敢翻天”杨寡妇指着她的口儿子小O道□☆☆□。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有的劝着不要打有的起着哄有的教育着孩子☆☆□☆。父亲似乎觉得失了面口子便打得更用力了□☆☆。

  “磊娃子向你爸认个错吧……蓝哥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大家伙口儿劝劝口……”“劝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看呀口……口你下次再犯口错也是这个下场……”

  几个叔叔把父亲拉开了阿栗见没有打了就不再起哄卖他的凉糕去了□□☆□□。父亲仍指着我骂几个老人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拍着我的背“磊娃子认个错他再怎么样终究是你爸爸☆☆☆。”我正想仰着口头继续抗争但慑于父亲气口得咬牙切齿只怕他真的将我打死了☆□☆。便埋下头道“大丈夫能伸能屈今日是洒家错了父亲莫要生气了☆□□□☆。”

  我的父亲仍旧骂但缓和了不少我的屈服似口乎让他很有面子他生气的不宁可说是得意的骂着骂给那些妇人看也骂给阿栗看我也就没有还嘴只是低头看地上的蚂蚁☆☆☆。

  渐渐的我长大了在与父亲抗衡与挨打中我的父亲似乎明白了什么又或许是愿意给我一点尊严也就很少打了☆□□。口☆口口☆口但至今我看到有小孩子挨打就会想起那些每一次劝我放弃自己正确立场而向父亲的无理口取闹低头妥协的人们与我而言那或许才是真正的比挨打还可怕的事□☆□。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挨打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