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士拜师口☆口口☆口

  叶天士拜师

叶桂□☆□☆□,字天士☆□□☆,号香岩☆☆☆,江苏吴县口人□☆☆,口☆口口☆口生于清康乾年间☆□☆□,祖父两口代俱从医□□☆。叶天士为人虚心好学☆□□□,只要听说有谁于医道有所擅长□□□☆,就前口往师事之☆☆□☆,在10年内先口后拜了17位师傅□□□□,毕生忙于业口务□□☆,着作甚少☆□□☆☆,有《温热口论治》传世□☆□□☆,是中医临床工作者的必读之书□□□。

  

据传叶天士14岁时就为人切脉看病□☆☆□,他的处口方用药☆☆☆,总是口打破口常规□☆☆□,独具一格☆☆□,20岁即口誉满江南☆□☆,号称“神医”☆□☆□☆。他曾给到江口南巡访的乾隆皇帝号过脉诊过病□□☆□,乾隆亲笔写了“天下口第一名医”的匾额赐给他☆☆□。

  

这天☆☆☆,诊病的人特口多□☆☆□,叶天士操劳了一天已有些倦意☆□□□。傍晚他送走最后一位病人后☆☆☆□,伸了伸懒腰□☆☆□,打算轻松口轻松☆□□☆,可又来了一个举子模样的人☆□□□☆,自称口是绍兴李甲☆☆☆☆。叶天士一口见□☆□□☆,不由大吃一惊□☆☆,就是这个李口甲☆☆□□,半年前上京应试时路过吴县□☆□□☆,因身患“消渴病”☆☆□,特慕名前来求口叶口天士诊治☆□□。“消渴病”实际上就是现在称的“糖尿病”☆□□□☆,一般口很难治愈□☆☆□☆。叶天士在临床中也治疗过这种病人□☆☆□□,可收口效甚微□□□□☆。当时李甲已口是面容憔悴□☆□☆□,形销骨立☆☆□☆。叶天士口见状☆□□□,只能好心地劝慰他不必忙于带病上京赴考□☆☆☆,最好的办法是回家养病□□□。同时准备料理后事□☆□☆。口☆口口☆口这事已过去了半年多□□☆,谁知李口甲不但没死☆□□,反而容光焕发□☆☆□□,面色红润□□□☆,神清气爽☆☆☆,哪像口患口过消渴病的口人呢?叶天士的心头顿时涌上了一种歉意□☆□☆,他深感自己年轻□□☆☆☆,阅历不足□□☆,错给口李甲下口了结论☆□□☆,实在惭愧!他想☆□☆□□。治好李口甲消口渴病的医生☆□☆☆□,一定比自己技高一筹☆☆□,何不向李甲询问他治病的经过□☆□☆。于是叶天士忙邀请李甲到中堂屋里坐☆□□。

  

李甲见中堂上高高地悬挂着乾隆皇帝御题钦赐的“天下第一名医”匾额□☆☆,不禁口喝口彩道:“万岁爷写的好字!”他又看了叶天士口口一口口眼☆☆☆,说道:“万岁爷真用心良苦☆☆☆☆□,这‘天下口第口口一名医’好激口口口励人呵!”弄得叶天士满脸口羞惭□☆☆,忙说:“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李甲坐定☆□□☆□,呷了口茶□☆□□☆,讲了自己绝路逢生的口口经过☆□□□☆。

  

原来李甲并未听从叶天士的劝告□□□☆。他想☆☆□□☆,说不定口能在进口京途中或者在京城遇到比叶天士医技更高明的口医生☆☆☆□□,于是☆☆□□□,他坚持赴京赶考□☆□。一日□□□,李甲途宿镇江口金山寺□□□☆□。寺里的长口老见李甲身体羸瘦□□□☆□,形销骨立☆□☆□,又一瓢一瓢地口喝水☆□□,仍不解渴□☆☆□,便知李甲患了严重口的消渴病□□☆□,长老劝李甲在寺里住下来☆□☆☆☆,慢慢治病□☆☆。李甲抱口着一线求生的希望□☆□,就在寺里住了下来☆☆□☆。长老派一小沙弥天天侍候他☆□□□。小沙弥每天用一味草药煎口成浓汁☆☆☆,一日三次按时给李甲服用□☆□□。一连服了半个月□☆□□☆,李甲的病竟然痊愈□☆☆□。临别时□☆□,长老特地拜托李甲路过吴县时口问候叶天士☆□□□□。

  

叶天士听了李甲的一番口叙述□☆□□☆,倍感不安□☆☆□。第二天一大口早□☆☆□☆。他就用黄绸缎搭在乾隆皇帝钦赐的匾额上□☆□☆,遮住了“天下口口第一口名医”几个字☆□□☆□,打发走口了店里口的两个徒弟☆□□□☆,辞别家人□☆☆□☆,乔装打扮去了金山☆☆☆□。

  

为了以病人身份面见长老☆□□,叶天士故意口衣着单薄☆□□☆,在一个口风大的地方躺下睡觉□☆☆☆□,不多一口会儿口就冻得鼻塞身重□☆☆□□,喷嚏连连□□☆□☆。金山寺长老见来口了口个口病人☆☆□☆,忙让进殿堂☆□☆,并详细询问姓名口和病情□☆☆☆。叶天士口回口答说:“在下口口名叫桂口一☆☆□☆,现觉鼻塞身重☆☆□。头晕眼胀☆□□☆□,四肢疲软…口…”长老给叶天士诊脉后说:“施主无忧□☆☆□,乃偶感风口寒而已☆□□□,可在小口寺暂住☆□□☆,服两剂药□□☆,当保无恙□☆☆□。”叶天口士口心里暗口自高兴□□□,就在口金山寺住了下来□□☆。

  

服一剂药后叶天士便觉病已去其六七□☆□☆☆。他暗想:这长老果然身手不凡□☆□☆。遂决定拜长老为师□☆□☆☆。

  

第二天上午□☆☆□,口☆口口☆口叶天士就去方丈室拜会长老☆□☆,长老一听叶天士的苏州口音□□□☆,便问道:“听施主是苏州口口音☆☆□,可认识口名医叶天士?”叶天士点头答道:“曾闻其名□□☆,但不识其面☆□□□□。小生应试落第☆□□,浪迹江湖□□☆☆□,今后无意口于功名□☆□□☆,愿侍候左右☆☆□。学点救民之术□□☆☆,以解救黎民疾苦☆□☆,不知长老允否?”长老听口叶天士口说是落第举子☆☆☆□☆,又见他能虚心求教☆☆□☆☆,高兴地说:“老僧医术浅薄□☆☆□□,难为人师□□□☆☆,施主若不口嫌口山寺寂寞□☆☆☆☆。那就住下吧!”

  

从此□☆☆☆□,叶天士住在寺里☆☆□☆,一边侍候长口老□☆□☆,一边从头向长老学医☆□□□。每当病人来寺口求医□☆□□,叶天士口就站在一旁□□☆□☆,看长老怎口样问病□☆□□☆、切脉☆□☆☆、处方☆□□☆,琢磨长老处口口方中的奥秘:药物升降浮沉□☆☆,寒热温凉的口搭配□□□☆☆,药物剂量的选择……每逢难处□□☆☆,叶天士就虚心向长老请口教□□☆。长老见叶天士勤奋好学□□☆☆☆,也十分高兴地解疑□□☆。还把一些口珍藏的孤本医籍给叶天士阅读☆☆□☆□。

  

转眼间叶天士已来金山寺学习了半年□☆□。长老见叶天士进步很快☆☆☆□,每次诊病□□□□,都让叶天士处方□□☆,长老再仔细地审阅所开的处方☆□☆□☆,有时发现叶天士所处的方与自己的思路不谋而合□□☆。就大口加赞扬□□□□☆。

  

一天□□☆☆,长老把叶天士叫到跟前说:“桂一☆□☆□,你的口根口底不薄□□☆,依我看☆☆□☆,已和苏州的叶天士相差无几☆☆□☆,你可去自立门户拯救黎民百姓的病苦了□☆□☆☆。”叶天士忙谦口虚地回答:“弟子不敢□☆☆,愿跟随师父口学习□☆□,精益求精□☆□☆☆。”长老听后□□☆☆,说:“那也好☆□□☆,你比叶天士的口口医德好得多☆☆☆□,不过那叶天士也是有真才实学的☆□☆,你今后若有机会也可常去找叶天士切磋医术□□□。”

  

叶天士见长老屡次提起叶天士☆☆☆☆,便问道:“师父☆☆☆□□,你也口口认识叶天士吗?”长老叹息道:“老僧无口缘与他相见☆☆□,但听说当今皇上钦口赐他‘天下口第一名医’匾额□□☆□☆,还有人说那道法高超的张天师病了也请他看病☆□□。也有人说他是‘天医星’下凡□☆□,不过他也有失误的地方☆☆☆□□,他曾经对一个消渴口病患者说: ‘无药可救’☆□□,嘱回口口口口去料理后口事☆□☆□☆,这岂口不有负‘天下第一口名医’的名声!”

  

叶天士听后□☆☆,深感惭愧☆□□□☆,回答说:“弟子口口领教了□□□☆☆,不过一般的医书都称‘消渴症’乃绝症□☆☆□,没有好的方药救治呀!不知师父有何口妙方□☆☆☆□,是否可传给口弟子?”

  

长老说:“‘消渴症’难治疗口口口口不假□☆☆☆,不过我这里有一祖师所传的秘方可治疗☆☆□,半年前那个李甲也是住在这寺里服了半个月的药而治愈的☆□□☆□。我也口想留世传人☆□□☆,现在我就口口告诉你吧☆□□☆。这一秘方仅是一味秋梨而已☆□□□☆,此梨可在山东王家营找到☆□☆,只要‘消渴症’一发□□☆☆,就以口梨煎口汤代茶饮☆☆□☆,连服半月□□☆,就能渴解病愈□☆□□。你回苏州后可将此秘方转告叶天士☆□□□□,好让他用这个秘方去治愈更多的‘消渴症’病人☆□□☆☆。”

  

叶天士听后□□☆☆☆,连忙叩头拜谢☆☆☆,并说:“师父您放心☆□☆,我一定口口遵命☆☆□。”

  

又过了几天□☆□□,一个腹痛的病人被抬来寺里求医□☆□□□。长老见病人面色萎黄☆☆☆☆,憔悴不堪□□☆☆□,腹胀如箕□□□☆,已知是口虫积腹痛□□☆□,就叫叶天士复诊并处方☆□☆☆。叶天士口口切了脉□☆□□☆,又扪诊了病人的腹部□☆□,诊断为“虫积腹痛”□□□☆□,就在处口方上口写“砒霜三分”来杀虫☆□□。长老看了口处方说:“若要除根☆☆□,砒霜宜口加倍☆□□。”长老随口手提笔将“三分”改为“一钱”☆□□☆☆。叶天口士见了口疑惑不解☆☆☆□□,忙问长老:“砒霜乃剧毒之药□□☆☆□,现一钱□□☆☆,岂不丧命?”长老笑而答道:“为医者不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现在你仅知道病人腹中口有虫□□☆☆□,可并不知道虫之多少□☆□□☆,虫之大小□☆☆。如今病患日久□□□,虫也日口益长大☆□☆☆,三分砒霜☆☆☆☆□,只能将口口虫击昏☆□□,不能击死☆☆□☆,待虫苏醒□☆□,其病反增□□☆,再投药也口口无用□☆☆☆,病人就只能坐以待毙□□☆☆☆,岂不罪过!只有口用猛药□☆□☆□,将虫击毙□□☆□,才能永绝后患☆☆□☆☆。”叶天士听后口口感叹不已☆□☆□。

  

长老亲自指导病人服药☆□☆,并嘱其从人按住病人手口口脚□□□□☆,不让随意翻动□□☆□。时至夜半□□☆□□,病人一阵腹痛☆□☆☆,肚里口咕噜噜地叫□□☆☆☆,随之排出数十条又长又粗的虫来☆□□☆,后又连排两次☆☆□□□。长老口嘱病人初喝稀粥☆☆□□☆,以调养口口脾胃☆☆☆。数日后病人痊愈而归☆☆□□□。

  

长老医术之高明□□☆☆□,用药之有胆略☆□☆,让叶天士口服心服□☆□□☆。他决定不再隐姓埋名☆☆☆,便将口口自己的身世一一口告诉了长老☆☆□☆☆,并请求长老正式收他为徒☆□□□☆。这一下长老吃惊不小☆☆☆□,忙说:“老僧医术口浅薄☆□☆,哪堪为师!”但在叶天士一片诚口心之下□□☆☆,长老只好答应☆☆☆□□。叶天士也就在寺里口长住了下来☆☆□,一面侍候长老☆□☆□,一面继续向长老学医☆□☆☆。

  

后来□☆□☆□,长老年迈圆寂归天☆□□☆□,叶天士协助金山寺庙里的和尚安葬了长老☆☆□☆,才恋恋不舍地带着长老赠给他的医书□□□☆、医案等回吴口县☆☆□□,结束了他的第12次拜师学医的生口涯□□□。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叶天士拜师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