跤场风云口☆口口☆口

  跤场风云 div>

民国三十年☆□☆☆□,在杭城口平海街上☆□☆□□,有一家专治跌口打损伤的诊所□☆□。诊所虽不大□□☆□,主人何长海的名气却颇大□☆☆□☆。听人说☆□☆□,他曾师口从名家刘百川☆☆□,年轻时口拳术□□□□☆、摔跤名震东南口口数省☆□☆□□。

  ?

  

武林中人懂医的多□☆□☆□,何长海也不例外□□□□。一般的伤痛☆☆☆□□,他只口需用手轻抚片刻☆□☆☆,然后喷上一些何门的特制药水☆☆□☆,即恢复如初☆☆☆☆。一旦有人伤口筋动骨☆☆□,他只需用手揉上半个时辰□☆☆,临走再敷上一贴口黑膏药□☆□☆☆,不出半个月☆☆□□□,保你无事□□□☆。

  

?

  

不过何长海有个怪脾气□□☆,只医中国人□☆☆,不是中口国人☆□☆,管你口是总统还口是国王□☆□□,一概免谈☆□☆☆。曾有个日军宪兵口司令的婆娘☆□☆☆,不慎扭伤了腰☆□□,让人抬着来求治☆□☆□□,可任凭对方百般说好话□□☆,嘴里嚷着“钱多口多口口的给”☆□☆□☆,何长海愣是目不斜视□☆□□☆,口不开言□☆□☆☆,端坐如同泥口塑无二☆□☆☆□,最后对方只能悻悻离去☆☆□□。消息传开☆☆□☆□,全城的人口口都口很佩服☆□□☆□。要知道□□□,那个年头民族气节何等口珍贵□□☆□☆。爱屋及乌□□☆,何长口海门下跤场的那帮弟子□☆☆□☆,口☆口口口☆口从此也让百口姓刮目相看☆□☆☆☆。

  

?

  

何门的跤场设口在湖边的涌金公园□☆☆。近年来☆☆☆☆,由于各口种原口因☆☆☆□,何长海已很少指导弟子了☆☆☆☆。他只在夜深人静时□☆□□□,才在自家后院给几个心腹口弟子点拨一下☆□□□,开个小灶☆□☆□☆。平常☆□☆☆□,他把口跤口场交给口口大徒弟小山子去料理☆□□,自己则一门心思扑在诊所□☆□□,埋头口配制各种疗伤药□☆☆□□。

  

?

  

这天早上□☆☆□,何长口海起床后☆□□,练了几路拳脚□☆☆☆□,啃完几个烧饼□□☆□□,刚沏上一壶龙井☆☆□□□,徒弟们便口抬进来一个破衣烂口衫的年轻人☆☆□☆,看他样子☆□□□,似乎伤得口口不轻□☆□☆。后面口紧跟着进来的是他口的徒弟□☆□□,外号叫“野路子”的陈平☆□□,右手捂口口着左肩☆□□□☆,满脸的痛苦口状□□□☆。何长口海心里“咯噔”一下:跤场出口事了□□☆!

  

?

  

原来☆☆□□,这天早晨小山子领着一帮师兄弟练摔跤□☆☆,两个日本浪人闯了进来☆☆□□□,扬手口抬臂间□☆☆☆□,已撂口倒了两个小师弟☆☆□。大家看见来了日本人☆□□,胆小的开始向后转☆□☆□,也有几个胆大的不买账□□☆☆☆,反而挤上前来☆□☆☆☆。中华武术口天下闻名☆□☆,难道怕你小日本不成☆☆□。

  

?

  

师弟们把目光一齐投向师兄小山子□☆□☆□。小山子口心口中明白☆□□,敢情是那个日本婆娘捣的鬼□☆☆□□,小日口本今天是口寻衅踢场子来了☆☆☆☆,不把口场子搅口黄了□□☆☆□,对方口是不会罢休口的☆□☆。唯一的办法是☆☆□□☆,让他们尝尝厉害☆☆□□☆!小日本崇尚武士道□☆☆□☆,服硬不服软□□☆,只有摔趴下了才会服气□□☆☆□。他把师弟“野路子”拉到一边☆☆☆□□,轻声口交代了几句□□□☆☆,“野路子”会意地点点口头□☆□,走进跤场□□☆□□。

  

?

  

“野路子”跟小山子这帮师兄弟不口一样☆□☆☆□,进何门前□☆☆☆☆,他已口拜过师口傅□☆☆☆□,来这里可谓是带艺拜师☆□☆☆。平时□☆□□,师傅的话他该听便听□☆□,不该听的他权当老牛喘气☆□□☆□,可当口面他比任何人都恭敬☆☆□,这些口只有小山子知道☆☆☆☆。“野路子”是他介口绍进来的□☆□□,他了解这个□☆□☆,技术全口面下手狠□☆□□☆,吃软不口吃硬□□☆,对付这口两个日本浪人□☆□□□,眼下只口能靠他了□□□☆。

  

?

  

“野路子”自然也知道师兄的心思□☆☆□,他穿上跤衣□☆☆□,日本浪人上前来跟他握手□□□☆☆,他手一扬☆☆□□,挡了回去:明明口口是口来踢场子的☆□□,装什口么斯文□☆□。或许是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口无理□☆□□,日本浪人这会儿口显得格外礼口貌□☆□,问有口口何具体跤规☆□☆□。“野路子”顿了顿☆□□,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口字:“随便□☆□□。”心里口却骂口口道:老子只要一跤□□☆,就让你口滚回口日本老家去□□□☆。

  

?

  

两人拉开架式☆□☆□,日本浪人出手便是凶狠的抢把锁喉☆□☆☆。“野路子”闪身躲开□□□☆,围着对手口左口盘右旋□☆☆□☆,把个日本浪口人闪得花了眼□□☆。这当儿□☆□,“野路子”伸手抓口住了口对方口的口口衣口服□□□,连续几个口猛拉猛带□□☆,试图把对手抡起来□☆☆☆□,实实地摔他个死王八☆□☆□,煞煞他的张狂气焰☆□□□。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口小看了对手□□☆。这小日本虽然结实得像个铁疙瘩☆□☆☆□,可脚下却轻得像没根似的☆☆□,稍一用劲☆☆☆☆☆,整个身子口便飘了起来☆☆☆□☆,一松劲☆□□,又稳稳地站口口住了☆☆☆☆□。几个来回口后☆□□☆☆,“野路子”改变口了口战口术☆□□□☆,欲另找机会☆□□☆,这下口可中了对手的圈套□☆□。日本浪人口趁势口贴近☆☆□□,一声口鬼也似的怪叫☆□☆,把“野路子”压倒在地☆□☆☆☆,“野路子”只感到身上一口阵剧痛□□☆,眼前金星乱飞□☆□。

  

?

  

“野路子”输了□☆☆□□,还受了伤□□☆□。

  

?

  

小山子凭直觉☆□□,知道师弟遭了暗算□☆☆☆□,上前一把抱住他□☆☆。“野路子”在他耳边咬牙切口齿道:“小日本口玩了招阴的☆□☆□□,用的是咱老祖宗的铁砂掌□☆□。锁骨口震断了□☆☆☆□,师兄你口口口要当心□☆□!”

  

?

  

口小山子只好准备亲自上场□□□。这时☆☆☆,场外突然传口来一个声音:“小日本横口口个鸟☆☆□☆□,爷来会口会口你☆□☆☆□!”喊话的是常在这一带乞讨的叫花子毛汉☆□☆□□,何门的弟子都认得他☆☆□。

  

?

  

日本浪人见来者脏不拉叽□□□☆,活像刚从垃圾堆里钻出来的☆□□,很不口屑地带着他走了几圈□□☆☆,突然发力□☆□,只见毛汉整个身子如同一口片口树叶□☆☆□,顿时飞了口起来□□☆。出人意料的是☆□☆,飘在空中的毛汉一个漂口亮的收腿□☆☆□□、拧腰□☆☆☆,落地时虽然踉踉跄跄却也站住了□☆□☆☆。

  

?

  

落地后的毛汉嬉皮笑脸地向对方晃了晃中指□☆☆☆☆,围观的口人知道□□□,这是特有的嘲骂侮辱对手的手势□☆□□☆。

  

?

  

被激怒了的日本浪人狂吼一声☆□☆☆,山一口般扑压口上口去☆☆☆☆☆。毛汉刚要后退闪避☆□□,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仰面倒在口了地上□☆□☆☆,一时收口脚不住的日本浪人顺势压了上去☆□□。围观的人群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奇迹口出现了□□☆□,倒在地上口的毛汉倏地把身子缩成一团□☆☆,双脚举起☆☆☆□□,对准对口手的口两口肋☆☆□,“嗨”地发口出一声喊□☆□,日本浪人像条死狗似的□□☆☆□,从他身上飞了过去☆☆□□,一个狗啃地□□☆,再也没起来☆□□。

  

?

  

何门弟子一声喊□☆☆□□,刚要把毛汉抬口起来□□□,却看到毛汉脸色煞口白□□☆☆□,由于疼痛□☆□,整张脸已变了口形□□☆。经验老到的小山子知道情况不妙□□☆☆□,这一个比那口一个伤得更厉害□□□,赶忙派人找来门板☆□□☆,抬着来见师傅☆□□。

  

?

  

何长海看了两人的伤势□☆☆☆□。“野路子”让掌口风震断了锁口骨□□□☆,这不打紧☆☆□☆,几分钟后□☆☆☆□,他为“野路子”接好骨头□□☆□□,敷上口特口制口口的膏药□☆☆,又给他喂了一碗口药汤☆☆☆□□。只是这个叫花子毛汉□☆□,被点中了穴道☆□□,需要休养口一段口日子☆☆□☆。毛汉替口何门跤场仗义解围☆□□,本人又居无定所☆□☆□,何长海吩咐弟子为他整理出一间房☆☆☆□,让他暂时住下来□□□☆。

  

?

  

毛汉是闲不住的流浪汉□☆□,身子口口骨刚好了点☆□□☆,便跑进口忙出主动为何长海当起了下手□☆□□。一段时间口后☆□☆☆☆,便耐不住寂寞又开始隔三岔五上街乞讨了☆□□□,有时候一去口口数日不归☆□☆,回来后脏得像只灰灶猫□□☆。何长海看到也只是笑笑☆□□□,从不去责怪他□☆□□☆,毕竟他不是入门弟子□□☆☆。

  

?

  

这天夜里☆□□☆,小山子和“野路子”一起口帮口口师傅熬制药糊☆☆☆□,何长海配制完几味治伤药后☆□□,自个儿掌中把玩着几粒铁弹子☆□☆☆,优哉游哉地踱着方步□☆☆□。蓦地☆☆☆,他手一扬□☆☆☆,手中口口口的口口口铁弹子口飞口出窗外☆□□,只听一声惨叫□☆□□,一个沉重的物体摔在地上☆☆□。“野路子”反应快☆□☆□□,一个纵口跃出口口了口屋□□□□,旋即扔进口口来一个人☆□☆□☆,竟然是杭城颇有点名气的偷儿赛时迁□☆□。

  

?

  

何门治伤秘方在江湖上很有名□☆□,配方口极机密☆☆□☆,平时除了小山子几个人☆□☆☆□,何长海从不让外人靠近☆□□□。今天居然让这个赛时迁偷窥了去□□□☆,脾气口火暴的“野路子”扬手口便是口一巴掌:“贼胚子□□□☆,胆敢口坏了何口门口规口矩□☆□,看老口子怎么处置你□☆□。”

  

?

  

赛时迁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毫不示弱:“把汉奸养在口口家里☆□☆,那又该如何口处置☆□□□☆!”

  

?

  

看到赛时迁痛得不住地吸气□☆☆□□,又听他话中有话☆□□,何长海伸手点了他的止痛穴□☆□□,问道:“你说口谁把汉奸口养在家中☆□☆□☆?今天说清楚了□□□,咱们两不相干□☆□☆。否则☆☆☆,休怪老口夫我口下手口无情☆☆□□。”

  

?

  

赛时迁接下来的这番话☆□□☆,让所有在场口的人大吃一惊□□☆☆☆。

  

?

  

原来早些日子☆□☆□,赛时迁收了两个徒弟☆☆□□。为了让徒弟练练胆☆□☆☆,他亲自夜口入宪兵司令部□□☆☆□,原打算偷一面日军太阳旗□□☆□☆,然后让徒弟包上粪便□□☆□,扔到口宪兵司令部门口去□☆□。孰料□□□☆,进去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叫花子毛汉口正在和日本军曹喝酒☆□☆□,桌子上摆着口几张何门特有的黑膏药☆☆□☆☆。赛时迁口听到那口口军曹指着膏药问毛汉:“这药用在你们中国人身上管口口用□☆☆□☆,为何用在大日本皇军身上却毫无效口果□☆□?”为了不惊动他们☆☆□☆□,赛时迁原路退了回来☆□☆,正好碰上前来接应的徒弟□□☆,几个人一合计☆□☆☆,就在暗处候着☆□□。等到毛汉从口宪兵司令部出来□☆☆□☆,赛时迁一个石子把他打翻在地□□□☆,几个人上去一顿狠揍□☆□。

  

?

  

要说这赛时迁是个偷儿□☆□□,可他专偷那些达官口贵人□☆□,对平头百姓从不下手☆□☆。平时他最恨那些没口有骨气的中国人□☆□,现在一双小眼死死盯着何长海☆□☆☆□,那意思谁都明白□□☆☆,看你何长海怎么口办☆□□□☆。

  

?

  

何长海久历江湖□☆☆□,自然知道对方此刻的用意☆□☆□□。毛汉通敌☆☆□□,用苦口口肉计进入何宅☆☆□□□,为的是口趁机偷取何门口的治伤秘方□□☆☆□,他当口时就已猜到几分□□☆□☆,但他没有点破□☆☆。长江那边的游击口队□☆☆□,还在急等他的各种治伤药□□☆。日本人想得到它☆□☆☆,为自口己的伤员治病☆☆□□☆,他心里也清楚□☆☆☆□。之所以眼下口不出手☆□☆,只是碍于口何门在江湖上的声望□☆□。毛汉的到来☆☆□,某种意义上是给何宅带来了安全□☆□□☆。如果他口现在口赶走毛汉☆☆□,不明真相的人会认为他何长海薄情寡义☆□□,日本人也会口立马口上门“拜访”……口

  

?

  

“小兄弟□□□□,谢谢你的这番提口醒☆□☆☆□,毛汉和日本人口在一起□☆□□,老夫确实是今天才知道□☆□☆☆。请你相信口我□□□☆,老夫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一直把名节看得比什么口都口重要□☆☆,绝对不口会对不起咱们的老祖宗☆□☆☆,对不起父老乡亲□☆☆☆。”

  

?

  

弄清楚了对方的来意□☆☆□☆,何长海方才的怒气已没有了☆☆□,他没说口太多的话□☆☆□☆,亲自为赛时迁敷上伤药□□☆,包扎好伤口☆□☆,吩咐小山子把他送出了何宅☆□☆□。

  

?

  

几个月过去了☆□□☆,就在四处打探寻找毛汉无果□☆☆,何门的弟子们渐渐淡口忘了此事时□□□□☆,赛时迁又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数日前☆☆□☆□,赛时迁再次夜口口入宪兵司令部□□☆,亲眼目睹了日本人把毛汉绑在树上☆□☆,一名军曹指挥一条半人高的狼狗☆☆□□□,把他撕咬成了一副骨架☆☆□□□!

  

?

  

毛汉死了□☆☆□☆,他竟然死在日本主子手上☆□□☆。“这就是汉口奸的下场☆□□,他是罪有应口得☆☆☆!”“野路子”恨恨地骂口口道☆☆☆。

  

?

  

何长海对毛汉的死却丝毫不感到吃惊☆□□☆☆,这原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毛汉口偷去的只是秘方的一部分☆☆☆□,根本口治不好病☆□☆☆☆,时间一久☆☆☆□,日本人自然要怀疑他的口忠诚☆□☆□□。一条无用的走狗☆□□,留着有何用☆☆☆☆□,只是没料到事情的结果会来得口如此之快☆□☆。更重要的口口是□□□□,他想到了何宅口即将面临的危险□☆☆□□。

  

?

  

赛时迁离去后□☆☆□,何长海当即口吩咐小山子等几个心腹弟子☆☆□☆□,带上早已口包装好的治伤药☆□☆☆,连夜出城到江口口边等他☆☆□,自己则口进了里屋☆□☆。那里有他何门祖先的口灵位☆□□,他要向先人口告个别☆☆☆□☆。可当他出来时□□□☆☆,日本军曹带着几名宪兵□□☆☆,已在堂屋候着他了☆☆☆。何长海也不口多话☆□□☆,扬手便是几粒口铁弹子□☆☆☆,几个口口宪兵口惨叫着倒下□☆☆☆,不愧口是名震武林多年口的老英雄□☆□。何长海一纵身口出了屋☆☆□,趁对方尚未醒过神来☆☆☆□□,身子倏地离地而起☆□☆□,脚尖往一棵大树上一点□□□☆,人已上口了房顶□☆□☆□。日本军曹口急忙口开枪射击□☆□,何长海施展轻口功□☆□□,连续掠过几处民口房☆☆□☆,顷刻间已消失得无影口无口踪……

  

?

  

几年后☆□□□☆,小日本投降了☆□□☆。又过去了几口年□☆□☆☆,神州大地上的枪炮声渐渐沉寂了下来□□□,全国解放了☆☆☆□。

  

?

  

一天☆□☆☆,已是解放军某部队干口部的小山子和“野路子”☆☆□☆,双双来看望自己的师口傅☆□□☆。他俩告诉师傅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毛汉不是汉奸☆□□☆☆,他是口当时重庆派遣的情报人员□□☆☆□。何门的那份治伤秘方☆□☆□□,口☆口口☆口毛口汉其实早就搞到了手□□☆□,作为一名出色的特工□☆☆□☆,窃取这点秘密还不是小口菜一碟☆□☆☆,只是为了不让待他如同亲人的何长海伤心☆☆□□□,才不口露声色罢了□☆☆。毛汉把那份完整的秘方交给了重庆☆□☆□□,交给日本人的是经过口处理的假秘方□☆□□□。日本人用了以后□☆☆,无不全口身溃烂□□☆☆,无药可治而口亡☆□☆□□。发觉上当的口口日本人☆☆□□□,残忍地让狼狗咬口死了毛汉☆☆☆□。

  

?

  

清明节快到了☆□☆,每一个为中华民族献身的同胞☆☆□□,都不该被遗忘☆☆□□。过去这么多年□□□☆□,叫花子毛汉的遗骸早已无从口寻找☆☆□☆☆,何长海在自家的杂物口堆里☆□☆,找到了一根毛口汉用过的讨饭棒☆□☆。毛汉喜爱西湖□□☆☆□,何长海就为他在西湖的群山中☆□☆,选了口处墓地□□□。造墓那天☆☆☆,何长海把这根口口讨饭棒小心翼翼地放入墓穴□□□□。泪流满面的赛时迁首先跪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小山子和“野路子”☆☆□□,还有昔日何口门跤场的那帮师兄弟……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跤场风云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