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蛇之子口☆口口☆口

  蟒蛇之子

  一年☆□□,村里发生大水灾了□□☆□☆。一场暴雨后☆☆□,海水漫口过了整个村庄☆□□,海水退去后☆□☆,甚至连房子砖瓦上都浸上了一层白白的盐渍□☆☆□。那天起□☆☆☆☆,村里开始发生口口怪事□☆☆□,先是鸡口蛋莫名地消失☆☆□□□,再是养的鸡鸭不见了☆□☆☆□。

  阿甘西口坐在家里的木凳上☆□☆□☆,捉弄着爸爸送他的小伯劳鸟□☆☆☆□,听见外面村口民的哀声口怨气☆☆□□☆。

  “啊☆☆□□☆,我的鹅啊□☆☆□!”村头口的口老妈妈哭着喊□□☆□。

  “怎么了☆☆☆☆?”有人问□☆□。

  “昨天口我口去口口鹅圈☆☆□□,发现辛辛苦苦养的几只鹅不见了……”老妈妈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人群哗口然☆□☆。阿甘西紧紧口跟口着爸爸□□□☆,随着人群来到老妈妈的鹅圈□□☆☆,看到地上口留口下的一条蛇道□☆☆☆。晚上□☆☆□,阿甘口西吃口饭时□☆☆,问爸爸□□☆□□,“爸爸□□☆□,那是什么□□☆□?”

  “嗯……是口蛇口呢☆☆□□,阿西害怕吗☆□□☆?”爸爸口给阿西盛一碗稀饭□□□☆□,说□□□。

  “阿西可不口怕口呢□□☆□☆!”阿西攥攥口拳头☆□☆□☆,一口气喝完稀饭□□□☆□,抱着自口己的小猫睡口去了□□☆☆☆。

  那天晚上□☆□☆,阿甘西被喧闹声吵醒□□□□,他睡眼惺忪地口起来□☆□☆,看见窗外聚集了很多人☆□□□,爸爸也在里面□□□。他下床☆☆□☆,裹着一口条薄棉被□☆☆,还没走过去□☆☆□☆,就听见一个人有些害怕地大声喊□☆□☆☆,“找到妖口怪了☆□☆!一起去杀死它☆□□□☆!”

  一排排的火把朝村外一片茂密的山林飘去☆☆☆。阿甘西偷偷跟着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后面☆☆□☆,终于看到口人们所口说的妖怪□□□☆,他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蛇□□□□。

  石洞被火口把映得闪亮☆□□□,一角蜷着一条足有三丈长的巨蟒☆□□,它的肚子异常巨大☆☆☆□☆,鼓鼓囊囊不知道装着些什么□☆☆。巨蟒被火把吓到□☆□,红色口的眼睛盯着众人☆□□,吐着信子□□☆,发出威口胁的警告□□☆□。

  “杀死它☆☆☆!它肚子里肯定装着我们丢口失的家畜☆□□☆□,这么口大的肚子☆□□,足以塞上一头牛了☆□☆□□!”

  一个村民大声嚷嚷起来☆☆□□□,首先口把火把口狠狠地砸过口去☆☆□。众人终于举口起手里的叉子和棍棒打过去☆□☆☆☆,咚咚咚☆☆□□,大蟒很快被打死了☆□☆。那天□□□,大蟒的尸体被抬到村里☆□□☆,处理了内脏☆□□,用木棒撑住口腹腔□□☆□□,风干做成了一件让人得以自口豪的劣质标本□□☆□☆。

  谁也没注意到山洞的角落里还有一条伤痕口累累的小蛇☆☆☆,除了阿甘口西□☆□□☆。他偷偷地把小口蛇带回家□□☆,拿出家里的消炎药☆☆□,碾碎敷在它的伤口口上☆☆☆□,又用布条小口心地包上□□☆☆,把小蛇放在一个纸盒子里□□□,藏到床下☆☆□☆□。小蛇奇口迹般地有了口好转□☆□☆☆,身子扭动☆□☆□□,在盒子里口游来口游去☆☆□。

  阿甘口西口乐得跳起来□□☆☆☆,想到小蛇的口食口物☆□☆□,又发起愁□□☆□,他不知道这么小口的蛇吃什么□□□☆。于是他从家里的鸡窝里偷出鸡蛋□☆☆,放在小口蛇面前☆☆☆,但鸡蛋对小蛇来说大得吓人□□☆。阿甘口西就跑到林子里□□☆☆□,偷出鸟蛋喂给小蛇☆□☆,小蛇居然开始吞食□□☆。小蛇进食的那天□☆☆,阿甘西给它取名:幸运☆□□□。

  村里的捕口蛇风波一过☆☆□,顿时变得冷清起来□□☆□,只是那条怪物一样的标本还是口常常变成大家聊天的话题☆☆□□。可平静的日子还没到一年☆□□☆□,口☆口口☆口村子里又发生了一起绵羊被袭事件☆□☆☆□。

  村子里重新喧哗起来□☆☆□☆,所有人聚集到案发现场□□□□☆,只见一地的羊毛和一摊殷红的血迹□☆☆☆□。有些人咒骂起口口来:“这些鬼东西口居然还口敢来☆☆☆□,杀死它们□□□□!”

  阿口口甘西从口林子口里回来☆□□☆,看到这口一幕□☆☆☆,咬了咬牙☆□☆☆☆,“你们说口是口蛇吃的☆☆□☆,可是有谁看到是蛇了吗☆□□?”

  这句话响起□☆☆□□,就像在沸油里口浇口上水□□□,人群口一下炸开了锅☆□☆。

  “怎么不是蛇干的☆□☆□,上次的那个大蛇可以把牛轻而易举地吞了□□☆☆!”有人口不满地喊□☆□☆。

  “蛇吃东西不会口是这样的☆☆□☆☆!”阿甘西面对众人灼灼的目光□☆□,大喊□☆□。

  “蛇嘴口里的獠牙是干什么的☆☆□□☆,难道是口玩具吗☆□□?”有人口笑口出了声☆☆□。人群一阵哄闹□☆□。

  事情没有落幕☆□□□□,第二天□☆□□,村长家口的口羊一口下消失了三头□□□☆☆。

  村长把所有人集聚到村口□☆□,口☆口口☆口指着那具风干的蟒尸□□☆□☆,说□☆□,“看来上次我们没有把蛇除干净啊□□☆☆□,口☆口口☆口这次让我们继续清理口这些恶魔☆□☆!”

  大家随声口附和☆☆□☆□。那几天□☆☆☆,每晚都口有火把飘来飘口去☆□☆。阿甘西从窗户偷看□□☆□☆。地板上的幸运嘶嘶的吐着信子□□□☆☆,两只红色的小眼盯着阿甘西☆□☆☆,慢慢攀到他的面前☆☆☆,缠绕在他口腿上□☆□☆□,此时的幸运身子有阿甘西的小腿粗☆□□☆☆。随着幸运的长口大□□□☆☆,阿甘西不得不趁空闲时间捕捉更多的小兽☆☆☆☆□。

  “幸运□☆☆□,你想妈妈口吗□☆☆□□?”阿甘西摸着它口的头□□□☆,小声地说□☆☆☆,说罢☆□□,他从背包口里掏出捕来的老鼠喂给幸运☆□☆,看着嘶叫着游过去的幸运☆☆□,心里莫名地难过☆□☆。

  事情有些出乎意料□□□□☆,几天的搜寻□☆☆□,并没有捉口到几条蛇☆☆☆☆。大家疑惑口口地聚在一起☆□☆☆,商量意见☆□☆。

  “上次的蛇好像是口洪水从附近的那座鬼岛冲来的□☆□!”村长口口激动地喊☆□□☆,“那座蛇口多到吓人的岛大家也都知道☆□□□☆,跟我们村子只隔着一片海面☆☆☆□,那些蛇很可能游口过来□□□!”

  所有口人恍然大悟□☆☆☆,却马上愁眉苦脸起来☆□☆,“那座岛上的蛇口要是不停地袭口击村庄怎么办啊□☆☆?”

  “我昨天向口口镇子里口报告了□□☆,他们很重视☆□☆,发下口了一些物资□□□□,作为捕蛇的口奖励□☆□☆□,所以我们要去那座岛把它口们的老巢烧掉☆□□□!捕100条蛇☆☆□□,奖励鸡蛋和口面☆□☆。”

  这句话一出☆□☆□,大家全口都忍不住了□☆□□,恐惧被诱口惑打败□☆□□□,所有人拿着硫黄□□☆☆□、铁叉☆□□☆☆、汽油☆☆□☆□,坐上小船□☆☆□,去了那口座蛇口岛☆□☆□☆。每天傍晚□☆☆□□,人们从村里出发☆□□,早上回来☆□☆,必定带回大量的口蛇☆☆☆,大大小小各种各样□☆☆☆。

  随着幸运的长大□□☆,庞大的身体藏口在床下☆□☆□□,经常发出声口响☆□□,使得阿甘西不得不养了几只兔子和小鸟用来掩盖它的行迹☆□☆。阿甘西不口知道还可以瞒多久□☆□□,他想是不是该放幸口口运回到丛林☆☆□□☆?

  “幸运☆□☆□□,如果口你走了☆□☆☆☆,会不会想我□☆□?”阿甘西抱着它问□□☆☆☆。

  两天后的晚上□☆☆□□,趁着大家去鬼岛捕蛇的空□☆□,阿甘西把幸运装进一个麻袋中☆☆☆,拖着口一步步地走向村外☆□□□☆。那晚的月亮被蒙口上了黑纱□□☆☆□,周围口静得吓人☆□☆□,阿甘西索性把幸运扛在身上☆☆☆□□,沿着海边向村外的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林赶去□☆☆□,刚过了村口□☆□☆,突然听到一阵细口碎的声音□☆□。

  他一惊☆☆□☆□,忙停下来☆☆☆□□,躲到树后□☆☆。

  “你们快点□☆□☆☆,还有好口口多口袋啊□□☆☆□。”声音口模模糊糊地飘来☆□☆□□,居然是村长的声音☆□□☆□。阿甘西惊讶地捂住嘴巴☆□□☆,探出头□☆□□□,借着若有若无的光☆☆□□□,看到几个黑影扛着几个鼓鼓囊囊的麻袋运到船上□☆□。

  “不错啊☆☆□☆,等卖口掉这些蛇□□☆☆□,少不了你的口钱☆☆☆□,对了□☆□☆☆,可别让人发现了□□□□!”一个嬉笑的声音响起☆☆□☆□。

  “不会的□□☆☆□,他们口都去捕口蛇了□□☆。”村长应和着说□□☆☆。

  阿甘西愣在口原地□☆☆□□,他突然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汪汪汪□☆□!”黑影的方向突然传口来狗吠□□□□☆,大得吓人☆□□□。

  “谁□□☆□□!”村长和另口外几个身影几乎同时叫出了口声☆□☆□。看见朝自己飞驰口而口来的猎狗□☆☆□,阿甘西猛地反应过来☆□□□,转身迈开打颤的腿朝附近的林子口跑去☆□☆。他身上背着幸运☆☆☆,没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幸好前面就是林子☆☆☆☆,他钻进去□□□☆,藏到一块长口满杂口草的凹地口里□☆☆□,紧紧地捂住嘴巴□□☆,尽量压低呼吸声☆□□☆☆。

  猎狗紧随而至☆□☆□□,突然发现猎口物不见了☆□☆□,在周围嗅起来□☆□☆□,远处的那个人也快要到达☆☆☆☆,阿甘西甚至能听见那砰砰的脚步声☆☆□。攀在阿甘西身上的幸运突然腾地从阿甘西身上爬下□□□☆☆,急速地口窜出凹地☆☆□☆。

  “幸运□☆☆□!”阿甘西急忙口压低声音喊☆□□☆□,但是只一瞬幸运口就消失在他眼前□□☆□。

  紧接着☆□□□,阿甘西听口到一阵异常惊悚的狗吠☆□☆,紧接着有人赶来☆□☆,有些惊慌地大骂一声□☆□□,迅速地跑远了□□☆☆。

  阿甘西口爬口出口去☆□□□☆,看见猎狗在幸运的绞杀中奋力挣扎□□☆□□,带着幸运朝自己砸来□☆☆☆□,然后阿甘西就口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口一早☆☆□☆,采药的村民发现昏迷在凹地里的阿甘西☆☆□□□,赶忙逃回村子叫人☆□☆□☆,等阿甘西的爸爸带着村民慌乱地赶来☆□☆☆☆,看到阿甘西昏倒在地上☆☆□□,身子上攀了一条口大蟒☆□□,朝着众人吞吐信口子□☆☆□□,仰起头做出攻击的姿势□□☆□。它旁边躺着一只身子扭曲口变形的大猎狗的尸体☆□☆□。

  阿甘西的爸爸红了眼睛☆☆☆,拿起手口里的砍刀就朝幸运扑过去☆☆□☆。刷的一声□☆☆,在它身上划出一条血淋淋的伤口口□□□☆。幸运摇摇头倒口下☆□☆,血染了阿甘口西一脸□☆☆。

  “爸□☆☆!不要杀它☆☆□□!”阿甘口西口恍恍口口惚惚醒来☆□□☆☆,看到这一 幕☆☆□☆,惊得大喊☆□☆☆☆,“是它救口了 我☆☆□!”……

  阿甘西被救回去后☆□☆,把前一天晚上看到村长和那口些人做的事告诉了大家☆□☆,一开始没有人相信口他☆☆□☆,后来联想到那条被幸运绞死的猎狗☆☆☆□□,那可是村长好不容易搞口来的牧羊犬☆□☆,大家才慢慢相口信了☆☆□☆□。

  在众人的压力下□□☆,村长口终于承认了☆□□□,第一次捕蛇后☆☆☆☆,他意外知道了蛇的价值☆□☆,为了牟取暴利□□☆,他就自编自演了“蛇吃羊”的一幕……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蟒蛇之子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