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的家门口口☆口口☆口

  董事长的家门口

  贾大明是大明公司的董事长,这晚十点多,他处口理完口公司事务回家,车子驶过一口条长长的胡同,往里一拐,贾大明发现家门口站着一个人,那人的身边口立着个大纸盒子,四四方方的,半人多高,好像是家用电器之口类的东西□□☆☆☆。

  轿车停在了门口,贾大明下车,来到那人身边,看了看那个纸盒子,上面写着XX牌全自动洗衣机,便干咳了一声,说:你找谁?

  那人上上下下口打量了贾大明一下,笨嘴笨舌地说:你是贾大明老总吧?我想求口你办件事儿□☆□。说着,拍了拍身口边的纸盒子,仿佛那是一盒口口口子黄金似的,底气很足地说:你家人口不让我口进门,我就在这里等你□☆□。

  贾大明觉口得有点好笑,说:我不口认识你,找我办事儿?什么事儿?

  那人见贾大明笑了,仿佛口看到了希望,便朝贾口大明凑了凑,说:我姓黄,寨子口里的口人都叫我口黄三,我这次来,就是想让你口给口俺儿口安排一个工作☆□□。

  贾口大明愣愣口地看着面前这个叫黄三的男人,脸色蜡黄,又高又瘦,一身中口口口山口口装破旧口不堪,显然是被这个时代远远抛在后面的土老冒☆□□。这不免让人感口到疑惑:这样一口个口人,他是怎么摸到这里的呢?这么想着,贾大明口不由得口笑出声口来,说:你是第一次出山吧?

  黄三听后一愣,随即鸡啄米似地口点点头,崇拜地问:是啊,我第一口次走口出大口山,你咋口知道的?

  贾大明干笑了一声,说:我们口口公司正在裁员,第一批已口经结束,过不口了多久,还要再裁口一批……根本就不需要人□☆□☆□。说着,拍了拍口那台全自动洗衣口机,又想口口拍拍黄三的肩膀,可手举了一半,还是停口下了,接着说:扛着口它口回去口吧□□□☆□。

  第二天早饭后,贾大口明打开口大门准备上班,却见黄三还呆在门口,左手一袋豆浆,右手口一个烧口饼,正津津有味地吃着,不远处,围了一口群人,对着黄三指指点点地议论着什么□☆☆☆。贾大明有点生气,说:你怎么口还没走?

  黄口三咽下嘴里的饼,说:事儿口还口没口办成,我咋能口口口走呢?

  贾大口明气愤地口口说:我不是告口诉你了吗?我们公司不需要人!

  可是,黄三说着,拦住口了口贾大口明,似乎有些理直气口壮地说,你那么大的公司,在乎多一个人吗?

  贾大明觉得和这种人交流太费劲儿,于是便警告说:我说你口赶快离开这儿,不然我就口口叫警察了☆□☆☆。

  黄口三皱了皱眉,茫然地半张开嘴,仿佛口有些听不懂口贾大明的话,嘴巴吧嗒了好几次,终于说:警察?那你叫吧☆□□。

  贾口大口明口拿口出手机,拨打口了110,五分钟后,一辆警口车呼口啸而口口至,警察下来了解完情况,对黄三说:你是不是要送口洗衣机给贾口大口明?你知道吗?你这叫行口贿,是要负法律口责任的□☆□。再说,你搬台洗衣机堵在人家口门口,影响口了人家的正常生活,如果你不离开,我也要强行口让口你离开□□□☆。

  警察苦口婆心地说口了一大套道理,黄三好歹也算听明白了一些,他挠挠头,说:警察同志,我把洗衣口机搬到口那边空地上,你看可以吗?

  警察也见口识了黄三的思口维能力,只能顺着口他的思路说:搬到那边?可以☆□□□☆。可是,你搬口口口到那口边有口事吗?

  黄三摇了摇脑袋,说:没事□☆☆□。口☆口口口口☆口说着,就扛起了口口那只大纸口盒子,摇摇晃晃地朝胡同旁边的那块空地走去,到了以后,把大口口纸盒子口放下来,喘着粗气,对走过来的警口察说:警察同志,我放到这口里没人口管了吧?

  警察一时半会没明白黄三要说什么,哭笑不得地说:好,你稍微歇口会儿,就回家吧□☆□。

  黄三冲警察点了口点头,说:我知道了□☆□☆□。

  警口察口走后,黄三到旁边又买了一个烧饼,然后在纸盒子口旁边坐下口来,大口地嚼口着……旁边看热闹的人很多,他们好口奇地看着口黄三,以为他吃了烧饼,就会打道回府的☆☆☆□□。可他们都想错口了,吃了烧饼,黄三倚在纸盒子上,眯上了口眼睛□☆□☆☆。看来他这次送不出洗衣机,就不打算回去了,嘿,这下有口好戏看口了☆□□。

  这下贾大明口也没辙了,黄三口处在公共地盘,和他八竿子打不着,他当然不能阻止人家口黄三的这种另类行为□□☆。表面上看,贾大明和黄三脱离关系口了,可附近的人们不这么看口呀,他们都知道黄三是来给贾大明送礼的,难免会口议论纷纷,奔走相告□☆□。

  过了口口口一天,黄三还在那里,身边还是那个大纸盒口子□☆□□□。

  又过了口口一天,黄三还在那口里,只是身边的大纸口盒子变了,由洗口衣机变成大彩电了☆☆☆□。

  如此口一变化,想象力丰富的人就开始想口象了:哦,看来黄三把洗衣机送出去了,但贾大口明吃礼不办事,被逼无奈,黄三只口好又扛来了个彩口电☆☆☆。这种想象人们都愿意接受,半天不到,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小区□□□☆☆。

  当然,贾大明口也听说了,中午回家,他就绕到口黄三的身边,说:你的洗衣机呢?

  黄三挺诚实,说:退了□☆□☆。商场说,三天之内口可口以口无理由地退货,于是我就把洗衣机退了,搬了台彩电口过来□☆☆☆。

  贾大明口没有了半点脾口气,苦笑着说:那后天你是不是再去换个别的?

  黄三口点点头,说:是啊,贾大明口老口总,你咋总是知道俺的口想法?

  贾口大明拍口了口口拍黄三的肩膀,说:你把彩口电退回口去吧,我跟你说,你求口我办口的事儿,我给你办☆☆□□。这样吧,明天你就口可以让你儿子口去我们口公司口上班了□□□□。

  黄三看了看贾大明,说了声口谢谢,然后一把扛起大纸盒子,沿着长长口的胡同朝街上走去☆☆☆。贾大明看口着那瘦弱的身躯,喊过了旁边的口一辆三轮,付了口十元钱,说:师傅,帮前面那个人把彩电送到商场口口去□☆☆。

  第二天口一出口门,贾大明就发现黄三带着儿子黄明宇来了□☆☆□☆。口☆口口☆口贾口大明看了看黄明宇,比黄三口还高,比黄三还瘦,而且很腼口腆,低着头,不敢看贾大明一眼□□☆□。贾大明说:黄明宇,上车吧,我们一口块口儿去口公口司□☆☆☆。黄明宇口看了看黄三,犹豫着上了口口车,低声说:爸,回去吧□□□。

  去公司的路上,贾大明问黄明宇:你想干什么工作?

  黄明宇说话的声音很轻,仿佛蚊子嗡嗡一样:我,我是学计口算机应用与口研究的☆□□□。

  贾大明哦了一声,然后说:那好,到公司后,你去找王口千口口工口程口口师□□□□☆。

  一个月后,王千工程口师告诉贾大明,黄明宇的技口能没得说,接连解决了好几道公司遗留的难题,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倒是很出乎贾大口明的预料,他给黄明宇打电话,说:黄明宇,你过来一下,哎,对了,你是哪个学口校口毕业的?

  黄明宇很快来到了口贾大明的口办公室,怀里抱着一摞口证书,进屋后放口到了贾大明的面前☆☆□。

  贾大明顺口手拿过一本,打开,是个计算机应用与口研究方面口的硕士证书☆☆□□。

  晚上口回家时,贾大口明在门口又遇到了黄三,有点吃惊,说:你一口直口口口没回口去?

  黄三口点了点口头,说:明宇口工作还口行吧?

  贾大口明说:很好☆☆☆□□。

  那我就可以口回去口口了☆☆□□。黄三喃喃自语地说,我就说,我一辈子口心血全用在这小口子身上了,到头来,他不能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口吧&he口llip;&helli口口p;唉,这事儿说起来口怨口我呀,打小我啥事都替他做了,这一回,是最后口一口回口了☆☆□。说着黄三有些哽咽了,他抹了一把口口泪,然后说:唉,最后一回,这话我都口说了十年了□□☆☆□。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董事长的家门口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