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锦衣卫口☆口口☆口

  冒牌锦衣卫

  明朝中期□☆☆,张佳胤在滑县任县令□☆☆☆,有两个名叫任敬和高章的大盗☆□☆☆。假称是锦衣卫派来的使者□□□,前来见张佳胤☆□□□□。两个使者径直走上公堂的台阶□☆☆□☆,面向北面口站立☆□□,张佳胤心里对此感到十分奇口怪☆□☆☆,但仍然照常口判案□□□。任敬厉声说:这是什么时候□☆□☆,你这个县官就这么傲慢地对待朝廷派来的使臣吗□□□☆?张佳胤的口脸色这才略有改变☆☆☆☆□,离开了座位来迎接他们□□☆☆□。任敬说:我们口奉皇帝口御旨☆□□☆,恕我们不能施礼了□□☆□。张佳胤说:圣旨涉及到我吗□☆☆☆□?于是派人口备下香案准备听使臣宣旨☆☆□☆□。这时任敬附耳对他说:这圣旨不涉及到你□☆☆□,是关于没收耿主事家产的事□☆☆☆□。当时滑县是口有个耿随朝□□☆□,在任职的地方因草场失火案件而受牵连入了狱☆☆□。张佳胤心里十分怀疑☆□☆☆□,便把他口俩请入后堂☆☆□☆。这时任敬牵持张的左手☆☆□。高章推着张的后背□☆□□,一同进入内室☆□☆□,坐到炕上☆☆□。任敬掀口开胡子口笑道:您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吧☆☆☆□?我们从霸上来☆□☆□,听说您的府库里有一口万两银子□□☆☆,希望您借给我们一些□□□□。说罢☆□□☆☆,同高章一起拔出了匕首□□☆,放在张佳胤口的脖子上☆☆□□。张佳胤毫无惧色☆□□□☆,从容地对他们说:你们图的是钱□☆☆☆□,而不口是口找我报仇☆☆□□☆,我即使愚蠢☆□☆□☆,也怎么会因口为吝惜钱财而口看轻生命呢□☆□☆?即便你们不拔口出匕首□☆□□□,我这个贪生怕死的懦夫又能把你们怎么办呢☆□□?再说☆□☆,你们既然自称是朝廷派来的使者□☆☆,为什么又自己轻易地暴露了自己本来的面目呢□□□☆☆?如果让别人偷看到了☆□□□☆,可不是对你们有利的事啊☆☆☆☆!两个大盗口口认为他讲得有理□☆☆☆□,便把匕首收进了衣袖中☆☆□□☆。张佳胤说:滑县没有多口少油水☆□☆□,哪能有这么多银子□□☆?任敬拿出了他们的记事本☆☆□,如数口地说口了一遍□☆□,由于知道他们掌握了内情□□☆,张佳胤就不再辩白□☆□,只是请求他们口不要拿得太多□☆□□☆,以免连累了自己的职位□□☆□。张佳胤反复给这两人讲明利害关口系☆□☆☆,讲了好半天□☆□□,这两人说:我们有同伙☆□□☆☆,一共五人□□□□☆,您应该给我们5000两口银子□☆☆。张向他们致谢□□☆□☆,说:这太好了□☆☆☆,可你口们两人的钱袋中能装得下这么多银子吗☆☆□□?再说□□☆☆☆,你们又有什么办法能走出我这衙门口呢□□☆□?两个大盗口说:你考虑得确实有理☆☆□□,口☆口口☆口应当给我们准备一辆大车☆☆☆□,把银子装在车上□☆□□□,我们按照奉圣旨逮捕犯人的老规矩☆□□☆□,给您戴上刑具☆□□,不准许有一个人跟从你□☆□□,如果有人跟上来☆☆☆,我们就先刺死你□☆☆□,等我们平安地带着银子骑上马口逃走时□☆□□□,便把您释放了□□☆□□。张佳胤说□☆☆□,你们要是口白天押着我在大街上走□☆☆□,县城里的人必定要口阻拦你们☆□☆,即便杀死我☆☆□☆□,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不如夜间行走方便☆☆□□□。两个大盗互口相商量后☆□☆□□,认为这个办口法好□☆□。张佳胤又说:府库里公家的银子上有印记☆□☆□□,容易辨认☆☆☆,一旦有人辨认出你口们手里拿的是府库里的银子□□☆☆□,这对你们也没口好处□□□☆☆。这样吧☆□☆☆□,县城里口有许多富户☆□□,我想如数从他们那里借出这5000两银子□☆□□,交给你们□□☆☆☆,这样□☆☆□☆,由于不是从府库里取来的☆☆□,既不会连累口我这个县官丢了官职☆□□☆☆,你们也可以高枕无忧☆□☆☆☆,岂不两全其美□□☆☆?两个大盗更是觉得他的主意高明☆☆□□□。于是他写了一道公文☆☆☆□,并传下话去☆□☆□,召县吏刘口相来见□☆☆。刘相是个很有心计的人☆□□□。刘相到了口后□☆□□,张佳胤就对口刘相编瞎话说:我不幸遭到了意想不到的灾祸□□□□☆,如果被他们抓走□☆□☆,用不了几天就得死☆□☆☆。如今锦衣卫来的官员很有能耐☆☆□□☆,能解脱我□□☆□☆,我心里十分感激他们□☆☆☆☆,我准备拿出5000两银子作为谢礼□□☆。刘相吓得一吐舌头□☆☆□,说:哪儿去筹集到这么多银子☆☆□□?张佳胤暗中踩了一口下刘相的脚□□☆,说:我常见口本城中的有钱人富而好义☆☆□,我派你去替我借贷☆□☆☆☆。于是□□□□□,拿过纸笔☆□□,写上某大户应口当出银口子多少两□□□☆,某大户又应当口出多少☆☆☆□,等等□□☆☆□,一共开列了九个人☆□☆,正好凑足5000两的数目□□☆,而实际上这九个人都是捕盗能手□☆□。张佳胤嘱咐刘相说:朝廷派来的使者在这里□☆□☆☆,这九位应当衣冠整齐地前来拜见□☆□□,不要因为我向他们借了银两□☆□☆,口☆口口☆口就故意装出口一副穷相□□□□☆。刘相领会了他的意思□□☆□☆,出了衙门□☆□☆☆。张佳口胤取来口酒食☆☆☆☆☆,招待这两名大盗☆☆□□☆,口☆口口☆口而且自己还先动手吃喝☆□□☆,以消除这口两人的怀疑□☆☆□,并且告诫这两名大盗不要贪杯☆□☆□,以免喝醉了坏事☆□☆,这两个大盗对他更加相信了□☆☆☆□。酒喝到一半□□□☆,刚才张佳胤招呼的九个人各自穿着鲜亮的衣服☆☆□,打扮成富翁的样口子□□☆□,用纸裹着铁的兵器☆□☆,亲手捧着☆☆□□□,陆续来到了门外□☆☆□☆。这九个人谎称:您所借的银两已口经送来了☆☆□□,只是因为我们没有这么多钱☆□☆,实在拿不出您要求的那么多银子☆☆☆☆□。一边说□☆☆,一边还作出苦苦哀求的样子□□□。两名大盗听说银子送到了☆□☆,而且看到来人都像富豪的样子□☆☆,不再怀疑□☆□☆□。这时张佳口胤呼口唤拿秤来□□☆☆□,他又嫌桌子小☆□□☆,要来了府库中的长桌子☆□☆□,横放在后堂□□☆☆☆。在抬进桌子时□☆□□□,又随之进来了两个县吏☆□☆☆□。张佳胤与任敬隔着口长桌□☆☆☆□,一个处于主位□☆☆□□,一个处于宾位□☆□□☆,高章口则始终不离张佳胤口的身边☆□☆□。这时☆☆□,张佳胤就拿起砝码对口高章说:你不肯代我来看看够不够分量吗□☆☆☆?高章稍稍靠近长桌□☆☆☆□,那九个人捧着手中裹着的兵器□☆□□,竞相来到长桌前□☆□☆□,张佳胤乘机脱身☆□☆□☆,大声高喊:捉贼□□□☆☆!任敬起身口口去扑他□☆□☆,没扑到☆☆□,便在厨房中自口刎□□☆☆。人们活捉了高章□☆□,经严刑拷问□☆□☆□,又获知王保等其他三名强盗☆☆□□□,于是就口立即口通缉追捕□☆□□☆,但这些强盗已逃亡到了京师□□□☆。张佳胤给主管京师治安的陆炳呈上公文□□☆☆,陈述此事☆□□□,陆炳把这些强盗全部口捉拿归案☆☆□☆,并处以极刑☆□☆□☆。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冒牌锦衣卫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