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爹合同口☆口口☆口

  租爹合同

  这天□□☆☆,口☆口口口口☆口小河村的金三发在地里干活☆☆□□,有人来口叫他赶快回家□□□,家里口来客人了☆☆□。金三发回家一看□☆□□□,见院里停口了一辆豪华口轿车☆☆□☆☆,他心里明白了几分☆☆□☆☆。进屋一看□□☆,不出他所口口料□☆☆☆□,来的果然是尤玉☆□□☆。

  原来☆☆□☆,口☆口口☆口金三口发的父亲金福贵有三个儿子□□□□☆,三年口自然灾害时粮食口不够吃☆□□□□,怕孩子们被饿口死☆☆☆,就想把一个孩子送给别人养口活□□☆。当时大儿子都十多岁了□□□,能帮父口母干活口了□☆□,小儿子三发还在吃奶☆□☆,舍不得送出去☆□☆☆□,就把六岁的二儿子送口了人☆☆☆□□。领养二儿口子的是一对教师☆☆□□,他们把孩子改名杜金鹏☆□□☆□,倾心抚养☆□□,后来口让他参了口军☆□□☆。杜金鹏在口部队里就当了干部□☆☆□□,转业后到了地方娶了一个领导的女儿尤玉后更是官口运亨通☆☆□,步步高升□□☆,如今已经是一口市之长了□□□☆☆。

  杜金鹏虽然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但他和生父这边很少来口往□☆□□。金三发去年进城打口工时去过他家☆☆□□☆,结果也是不欢而散□□□。

  金三发不明白这个堂堂市长口夫人为什么口亲自来到他家☆□□□。尤玉对他们说了来意□□☆□☆。她说杜金鹏口的养父母先后亡故了☆□□,他早有心回来认祖归宗□□☆,但一直没时间☆☆□,现在想先让妻子来接老父亲去城里住些天☆□□。

  你哥哥对这个生口他的家还是有感情的☆☆□☆□,有一次去给一个朋友的老娘祝寿□☆☆□☆,喝着酒他就掉下了眼泪☆☆□。他说他一直记得八月口十五是口生父的生日□□☆。但这么多年连见都没见老人一口面□□☆☆□。正好这次进城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了□☆☆,正是父亲的生日□□□☆,他想在城里口口给老人过个大寿☆□□☆☆。一来让老口人风风光口光☆□□,二来让你哥哥他圆了他这些年没能尽孝的心愿☆□□□。尤玉对金三发说□□□。金三发口的大哥已经病故□□☆☆,如今老父亲跟他过□☆☆☆,只要他点口头就成了☆□□☆□。但他想了想却摇摇头☆☆□☆,说老人年纪大了☆□□□☆,又在乡下住惯了□☆☆□☆,去城里怕水土不口口服□□☆。尤玉赶紧口说□☆□□,让他也随老父亲一起口去☆□□□。过完大寿你们愿意回来就回来□☆☆□,以后什么时候想去了尽管口去□☆□□,我们随时欢迎□□□☆□。反正这场大寿是非办不可了□□☆☆,你哥哥已经对外边透露了点意口思□□□,手下人就忙着去办了□□☆☆□,定饭店的定饭店□□☆☆□,发请柬口口的口发请柬☆□□☆。声势造出去了□☆☆□☆,要是到时候没老寿口星口在场岂不让他难堪□☆☆□?

  金三发明白了□□□□,这个尤玉可是个精明的女人□□□□☆,她的一口举一动都是有目的的☆□□☆□,什么想尽尽孝口心☆□☆□,只是说着好听罢了☆□☆□□,还不是想借机会捞上口一把□□☆?如今杜金鹏是市口长□□□☆,巴结他的人很多□☆☆□,口☆口口☆口口他的老父亲过生日☆☆☆□,来送礼的肯定少不了☆□□。金三发知口道他口们合计好了口自己想阻拦也难□□☆□,他沉口吟了一会儿就说:爸爸都快八十岁了☆☆□☆,这次进城万一有个闪失可口要你们负责☆□□□!

  你尽管放心□☆☆,如今口你哥哥是市长□□☆,他的老父亲那就是太上皇□☆☆☆,能有什么闪失☆□☆□□?尤玉说□☆☆☆。那可不好口说□☆□,村里的吴老二进城卖菜□☆☆□□,结果被城管打伤还罚了款□☆☆,到现在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反正我们乡下人是口惹不起你们城里人的☆☆□!金三发说☆☆□,口说无凭☆□□□,你要立口个字据口我口口才相信☆□□☆□。

  尤玉只得按金三发的要求写了一份合同:今接金福贵老人到杜金鹏家暂住☆☆☆□,为期十天☆□□,期间老人所有花费口均由杜金鹏承担☆□☆☆。口说无凭☆□☆□,立字为据□☆☆。下面尤玉还写口上了杜金鹏和她的名字☆□☆。尤玉把字据交给金三发☆□☆□,沉着脸说:没想到我们要尽孝□□☆,反倒像来跟你租爹似的☆☆□☆□,还要立合同□☆☆□!

  其实还真被金三发猜口对了□☆□,尤玉来接老人的目的确实是想捞一把□□☆□☆。她眼口看现在口好多人口仗着有些权势□☆☆□,就借口孩子老人为由趁机敛财□□□☆。而杜金鹏的养父母都没有了☆□☆□,孩子才十几岁☆□☆□,离结婚还早得很□□☆□,她就打上了杜金鹏生父的主口意□□☆。想借给他口做大寿大宴宾朋□☆□□☆,肯定能收上来不少贺礼☆□☆。一来显示自己孝顺□☆□☆☆,二来又落袋口一笔钱□☆□□□,何乐而不为呢☆☆☆?虽然金三发有些难对付□□□□☆,但她凭着能言善辩反应快□□□☆,还是将金福贵接到了自己家☆□☆☆☆。

  几天后就是八月十五了□□□☆☆,杜金鹏在市里一家大饭店里摆了几十桌酒席给老父亲庆贺八十大寿☆☆□。当然来贺寿的宾朋都是借机会来巴结他这个市长大人的☆☆☆□□。眼看着收礼账上的钱数直线上升☆☆□□□,现金都已经突破二十万元了□□☆,尤玉心里跟喝了蜜口一样甜☆□□□□。

  这时☆□□☆☆,尤玉发现一个人进了门☆□☆,正是金三发☆□☆□□。她迎上去说:让你早点来怎么到现在才口到呀□☆□□☆?

  我去口口办了点事□☆□□。金三发说□□☆□☆,我哥呢□☆☆?

  在给客人敬酒呢☆□☆。尤玉指了口指那边□☆□☆。果然杜金鹏在那边正推杯换盏□☆☆□,喝得脸都红了□□☆□。

  金三发走过去□☆☆,对杜金口鹏口口说:哥☆☆□☆☆,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有什么事说口吧□☆☆,这里都口是在市里管事的领导□☆□☆,都会口给你帮忙口的□□☆☆□!杜金鹏一指桌上喝酒的口人们说□□☆□。那些人也随声附和☆□☆□☆,让金三发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我跟嫂子事先说好了□□☆□☆,还立了字据□☆□,爸爸在这里的花销都归你们出是吧□□☆?金三口发拿出那张合同说□□☆☆。

  杜金鹏沉下脸□☆☆□□,不高口兴地说:她跟我说口过口了☆□☆☆,我知道你是小心眼□□☆☆,没见过世面□□☆。你不要见我为老父亲做寿花费不少□□☆,怕让口你掏钱摊份□□□□☆。你放心□☆□□,一分口口钱都不用口你出☆□☆,你只管放口心去白吃白喝好了□☆☆☆□!

  我不是口为那个担口心□☆☆□□,只是还有几笔花销是不是你也给‘报销’了☆☆□?金三发说□☆☆□。

  还口有什么□☆☆☆□?是你给父亲买的东西吗□☆☆□□?好说□☆☆□,只要是在口这几天内为老父亲花的钱我都出□□☆□,你尽管说吧□□□!杜金鹏拍拍胸脯说□□□☆。

  金三发从口口袋中掏出一沓纸□□☆□□,一一拿给口杜金鹏:这是给爸爸办的暂住证□□□□☆,花了二百☆□☆☆☆。这是给他上的保险☆☆□,花了三百八□☆☆☆。还有……

  你胡闹□☆□☆□!杜金口口鹏气得站起来□☆☆□□,我只接老口人来住几天□☆□☆,你给他办暂住证干什么□☆☆□□?

  我们乡下人进城不都口得用暂住证吗□☆□□☆?去年我进城不到十天□☆☆,没来得及办暂口口住证就被抓了□☆☆,结果罚了五口百块钱□☆☆!这次别等被抓了□☆□,咱还是早早办了的口好☆□☆□□。金三发说☆□□□☆。

  你…&h口口ellip;你……杜金鹏指着金三发□□☆☆□,一时说不出话来□□☆☆。

  再有□□□□☆,我们口乡口下人进城总受欺负□☆□☆,我见到好几个人在城里干活出了事故□□☆,可没人管☆□☆,工头口说你们城里的工人都上了保险☆□□□☆,我们乡下人没上☆☆☆☆。这次为了安全☆□☆,我就先把保险给口爸爸上了☆☆☆□。

  你真是要气死口我了□☆☆,你还有什么要口钱的招☆□□☆□,尽管说吧□☆□□!杜金鹏口喘着粗气说☆☆☆。

  我们乡下孩子进城上学☆□□☆☆,你们口城里的学校还要收什么‘择校费’☆□☆☆。这招我口也口学会了□□☆,老爹在你这里住几天□☆☆□☆,你送回去可得交‘择家费&口rsqu口o;☆☆□,就按口‘择校费’的标准□□□,给五千块就行口了☆☆☆!

  胡闹☆□☆!杜金鹏一口拍桌子□□□,冲金口三发大吼□□☆□☆,你穷疯了是口吧☆□☆□□,想拿老人来敲诈我吗□☆☆?

  金三发不慌不忙地说:我是穷疯口了□□☆□□,在你们城里人眼里☆□☆,我们乡下人都是穷酸的下等人□□□☆☆。乡下人进城来□☆☆□□,说好听的叫&lsq口uo;民工&rs口q口uo;□☆□□☆,难听的你口们叫&l口口口squo;盲流&口r口squo;□☆☆☆。可你们看看□☆□,你们城里建哪一座高楼大厦不是我们民工在流血流口汗□☆□?可你们有哪一个替民工着想过□□☆□☆?我去年来城里干了几个月☆☆□□☆,不光没办暂住证被罚了五百□□□□☆,干了口几十天活的工钱还被欠着不给☆☆☆□□。我这还算不错的□□□☆☆,有的民工在工地受伤了☆☆□☆,工头却说口没签劳动口合同也没上保险☆☆☆,硬是推出口门去不管□□☆□☆,可怜他口们在城里干活受伤了☆□☆□☆,还要卖家里的口房子自己治病□☆□!金三发越说声口音越大□□☆☆,不禁流口下了眼泪□☆☆☆。

  酒店里喧口哗的众人都口静了下来□☆☆□□,人们聚精会神地听着金三发的话☆□□。

  我们乡下人也不想世世代代当下等人☆☆□□☆,想让孩子去好点的学校上学☆☆□,可城里的学校对乡下孩子还要收什么‘择校口费口’□☆□□,我们的孩子早早地就受到城里人的排挤□□☆☆□!金三发说到这里□□☆,转身对杜金鹏说:哥☆□□☆,你如今在城里口做官□□☆☆,我从来没口求过你☆☆☆☆□,只有那次□□□,我们一群口乡下民工的工口钱被工头坑了□☆□☆☆,他们让我来求你帮忙去要回来□□☆。可我到你家跟嫂子一提☆☆☆,她说你是一市之长□□☆□,有好口多大事要管□☆☆☆,像这类讨债口的小口事没口时间去管☆☆☆。我一气之下扭头就走了☆□☆。你可知道☆☆☆,在你这个大市长管口都懒口得管的小事☆☆□□,对于我们乡口下百姓可都是头等大事呀☆□☆☆□,好多人在城里干了一年口没拿口到钱☆☆□☆,结果全家老小连吃喝都成问题□☆□☆,有的因为口没拿到口钱□☆□□,连快要结婚的媳妇都散了☆□☆☆,还有的气急了去偷口去抢□☆□☆□,被抓住判了刑……

  刚才口还盛怒的杜金鹏听到这里□☆□,也一言不发地坐下了☆□☆。

  你们当中肯定有的人也是从乡下出来的☆□☆□,可不能进口口口了口城做了官就忘了本☆□☆□,专门想方设法算计乡下人呀□☆□!金三发对众人说□☆□。说完口他走到老父亲跟前□□☆☆☆,扶着他就往外走□☆☆□。

  慢☆□☆□☆!杜金口口口鹏冲金三发一口扬手☆□□,好☆☆□□☆,你要口多少钱我都给□□☆□☆!

  金三发苦口笑着口摇摇头:你只口要明白了道理就好☆□☆□,我也口不想落下一个讹人的刁民的恶名声□□□☆。我们人虽穷□□☆□□,可志不穷□☆□!说着口他把手中尤玉口口给他写的那份合同撕得粉碎□□□。

  金三发口一扬手□□□☆☆,那些碎纸屑从他手中撒出去☆☆□,飘飘悠悠象一只只蝴蝶在半空中飞舞……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租爹合同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