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普斯口☆口口☆口

  俄狄普斯拉伊俄斯和伊俄卡斯忒□□☆☆,是地处波俄欧忒亚的忒拜城的国王和王后□□□☆,他们因为小儿子的出世口而快乐无比☆□□□☆。在快口乐之际□□□☆,他们拜见阿波罗的祭司□☆☆☆□,要祭司预测他们未来的继承人将会创造的光辉口业绩☆☆□□☆。不测便罢☆☆□□,这一测口反倒添了苦恼☆☆□,把他们口的快乐变成了悲伤□☆□,因为神谕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注定要口杀父娶母☆□☆□☆,并且给他口的城邦带口来不幸☆☆□□。一心想阻止这可怕预言的实现的拉伊俄斯□☆□,吩咐口一个仆人将新生儿带出城外☆□☆☆,结束他幼小而脆弱的生命☆☆□。然而☆□☆□☆,国王的口命令只是部分地被服从☆□□☆□,并未完全被执口口行☆□☆☆。仆人没有杀害孩子☆☆□□,而是将口他用绳口索拴住脚踝□□□,倒挂在偏僻地方的一棵树上☆□☆□☆,意在让他饿口死☆☆☆,或被窜出来的野兽口吃掉□□☆。仆人回到宫廷□☆☆□□,没有人问他被指派的任务完成口得怎么样□☆☆□□,他们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人们以口为咒口语永远不会实现了☆□□☆□,因而放心地口发出轻松的叹息☆☆□☆□。然而□□□☆,王室的口人怎么也不口会想到□☆□☆,孩子没有死☆☆□☆。一个牧羊人在寻口找迷路羔羊的时候□☆□☆,听见了孩子的哭口叫声☆□☆□□,于是口将他从困境中口解口脱出来☆□☆,带着他去见科林斯国王波口吕玻斯□□☆☆。国王因为无后口嗣☆□□,见了孩子□☆□□,波吕口玻斯非常高口兴☆□☆,便收养了他☆□☆☆☆。科林斯国的王后和她的女用人给予孩子细心关照□☆☆,为他清洗肿胀的脚口踝□□☆,那是长时间绳索捆绑的后口果☆□☆□。就因为这□☆☆☆□,人们从口此叫孩子口俄狄普斯☆□☆,即肿口口疼脚踝口之意□□☆□□。许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了☆□☆。但他却完全不知道他曾经口经历过的窘迫状况☆□☆,以及他口是如何出现在这个宫廷的□□□□。有一天在与朋友们的宴会上□□□☆,因酒冲昏了头脑□☆☆□,大家同他争吵起来□☆☆☆□,就他的口出身☆□☆□□,表示了极大的藐视□☆☆□,并且口公开了这个秘密:被他称作父母的人□□□☆□,与他口没有丝毫血缘关口系☆☆□□☆。这些话☆☆☆□,再加上客人之口间那种有话不明说的口语气□☆☆,引起了俄狄普斯的疑惑☆☆□☆□,于是就去询问王后□□☆□□。王后心头非常害怕☆☆☆,害怕他一旦知道了实情☆☆□□□,沮丧□□☆☆☆、失望□☆☆□、悲切口就会一齐向他袭来☆☆☆□□,那样□☆□,他的心灵会受到极大伤害□□☆☆☆。因此☆□□□,王后对口他支口吾搪塞□☆□,一再讲他口是她口的亲生儿子☆□☆□,以稳定口他的情绪□□☆。可是□□☆☆□,她的言语方式口口和说话的口气☆□☆□,更在俄狄普斯的脑子里留口下了口疑虑☆☆☆。他决心去特尔斐的阿波罗神殿乞求神谕□☆☆☆,他相信天神的话会揭示事口实真相□□☆☆。他走向口口神龛☆☆□,听神在说些什么☆□☆☆☆,跟平口常一样☆□☆,神谕的语意模口棱两可□□☆☆,不过他也可口以听得出☆□□,天神警惕口他□☆□,因为口他命中注定要杀口父娶母□□□☆□,给他的国家造成巨大灾难□□☆。俄狄口普斯也为此而哀伤和震惊不已☆☆□□□。什么☆□☆□☆?杀死口口波吕口玻斯☆☆☆□,一位如此真情待我的父亲□□□□☆,还要娶王后☆☆□,他的母亲☆☆□☆,做自口己的妻子□□□☆?啊□☆☆□!不□□☆□,不□☆☆!与其去犯如此恐口怖的罪恶☆□☆□,给自己口心口爱的科林斯人民带来毁灭性灾难□□☆☆☆,不如漫游世界☆☆□□,永远不要见口到这座城市□☆□☆,永远不口要见到父母□☆☆□。他想:我要尽快离口开科林口斯□☆□☆☆,把神谕留在门外□□□□□,趁着星光赶路□☆□☆,开始我稀里糊的旅行☆☆□□☆。事实上☆□☆☆☆,他的口口心在口绞痛□□☆□,他的心在流血□□□☆☆。一路走来□☆☆□,他既饥口饿又寒冷□□□□,又劳累☆☆□,但他一刻也不停留脚步□□□,也毫不诅咒命运将他赶出了家门□☆□。过了口一段时间☆□☆,他来到一处三岔路口□☆□,他站住脚□☆□,想一想该走哪一条路□☆□☆。这时☆□☆,一辆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的马车□☆☆□□,直奔他站着的地方而来☆☆□□。车前的驭手☆☆☆□,对着俄狄普斯高声喊叫靠边站□□□☆,为他的主人让出道来□□☆。但是☆☆□,俄狄普斯习惯了别人对口他口恭敬礼貌□□☆,讨厌口命令的口口气☆□☆□,于是就地站着☆☆□☆,一动也不动☆□□。驭手也被他的不恭敬的态度所激怒☆☆☆,出手打了年轻口人□☆☆☆☆。谁知这青年也不甘示弱□☆☆,予以还击☆□□,一下就将袭击者口打倒在脚下☆□□。两个人的争口吵和打斗□□☆☆,引起了主人和其他口仆口人的注意☆☆□☆□。仆人们□☆□☆,包括车上的老人在内□☆□□,都立刻攻击杀人者□☆☆。没想到☆□□☆,没费多口口口少口时间☆☆☆□,俄狄普斯就杀死了所有口仆人□☆☆,还有车上的老人☆□☆□。当事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地完成了神谕的第一个部分☆☆☆☆,因为口车上的老人就是他的生父拉伊俄斯□□□,他是从忒拜坐车去特口尔斐求神谕而经过这里的☆☆□□。俄狄普斯又悠闲地开口口始了他的行程☆□☆□☆,某一天他来到了忒口拜城的口城门□☆☆。在这里□□□□,他发现整个城市处在悲痛之中☆☆□□□,人们说:国王死在路边☆☆□,仆人被杀死口在他的旁边☆☆☆□,估计系打劫口的匪徒口所口为☆□☆□,或者是遭口到怪物暗算□□□☆。国家口的不幸☆□☆□,一个口口接一个☆☆□☆。当然☆☆☆☆□,俄狄普斯口认为□☆☆,自己与杀害忒拜国王的土匪或盗贼无关□☆☆,他只是处死了一个傲慢的老人而已☆□☆☆□。所以☆□□☆,他心情平静地询问消息□□□☆,他们面对的第二个灾难又是什么呢☆□□□?人们压低了声音☆☆☆☆□,好像怕被别人听见了似的□□□☆□。从老百姓的描述中☆☆☆,俄狄普斯知道□□☆□,在忒拜城外住着一个怪物:女人头☆□☆,鸟的翅膀口口口和脚爪☆□□,狮子的躯体☆☆□☆,名字叫做斯芬克司☆□□☆□。它坐口守在路边☆□☆☆□,不让人口通口过□☆☆□,除非能解说一个很难的谜语☆□□☆。倘若解说者回答口口口迟疑□☆☆□,或者口答口案不正确□□□☆,那么□☆□□□,凶恶的斯芬克司就将他口吞食下肚☆☆□□□。对这个口口怪物☆□□☆,没人口敢动口它□☆□,也动不了它☆□☆。听着这些口述说☆□□☆,俄狄普斯看见一口个使臣穿口街而过☆□□☆,大声宣读公告:有谁敢去杀死斯芬克口司□☆☆☆,将人民从恐怖的现状中解放出来☆☆□□,给他的奖赏将是王位和王后☆□☆☆。俄狄普斯心中一想☆☆☆☆□,既然神谕已经表明他的生存除了破坏□☆☆☆,就没别的特殊价值□□☆,为何不一试口呢□☆☆☆?他决定出力诛杀可怕的怪物□□☆☆。抱着这口个口想法☆☆☆,他手握宝剑☆□☆☆,缓慢地向着口斯芬克司藏身的路边走去□☆□。他迅速地发现了怪口物☆□☆□,在距他很口远之处☆□□☆☆,怪物就向他发出一道谜语☆□□□,同时警告他☆□□☆,如果答非所问□☆☆☆,或答案错误□☆□,他将丢掉性口命□☆□☆☆。谜语内容是:请问☆☆□☆,什么动物□☆☆□?早上口口四只脚;午间两只脚;夜晚三口只脚☆□☆□?俄狄普斯非常聪明□☆☆□□,思索一番之后很快得出结论:答案就是人☆☆☆□。人在婴儿时☆☆☆□,体力孱弱不能站口立□☆☆□,靠双手和两膝爬行□□□☆,他们用口的口是四口只脚;婴儿长口大成人☆□☆☆□,能够口直口立行走☆□☆□,用的是两只脚;到了老年□□☆☆,步履蹒跚□☆☆☆□,用一枝口拐杖来口口支撑行走□□☆,形同三只脚☆☆□。很显然□☆□,俄狄普斯的口回答完全正确☆☆☆☆□。伴随着口一声绝望地口口口号叫□□□□,斯芬克司认可了他的答案□□☆,在狂怒中欲转身飞去☆□□□。但是☆□□☆☆,在它口转口口身之口前☆□☆,俄狄普斯阻止了它☆☆☆,用剑将它逼上了附近一处口峭壁边口沿□☆□☆□,杀死了它☆☆☆☆。回到城里□□☆□,俄狄普斯受到人民的热烈口欢迎☆□☆☆□,他登上口马车☆□☆☆,被加冕忒拜城的国口口王□□☆☆,娶他母亲伊俄卡斯忒为王口后□☆□□,于不知不觉中完成了预言的第二部分□☆□。幸福的☆□□☆、温馨的□□☆、平静的若干年过去了□☆☆☆,俄狄普斯已是两个成年儿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尼刻斯□☆□□、两个女儿伊斯墨涅和安提戈涅口的父亲☆☆□。可是☆□□□,对他来说□☆☆□,好运总口是不长久□☆□☆。正当沉浸在幸福中的他期待着有一个和平安宁的晚年生活时□□□☆☆,一个可怕的灾祸口降临了忒拜口城☆□☆☆,造成了不少臣民死亡□☆□☆,民众惶恐万分☆□☆□□。老百姓口对他说:国王啊□□□□,你看☆□□,干旱口和口炎热枯死了庄稼和林木☆□□□,人们惨遭瘟疫侵害☆□□,眼泪和哀痛充满了这个城市□☆□□。主人啊□□☆☆☆,你可要为口我们做主啊☆□□□。人民盼望他出口面□☆□,祈求他的帮助☆☆□☆☆,口☆口口☆口如同从前解除斯芬克司的威胁一般□☆☆□☆。俄狄普斯专程派遣大臣前去特口尔斐听取神谕☆☆☆□。神说☆☆☆□,只要找出口杀害前国王的凶手□□☆☆,并让凶手受到应有的口惩罚□□□☆☆,杀死或者放逐他□□☆□☆,瘟疫口便口会消除□□☆□。大臣被派往各地四处□□☆,收集一切可以收口口集口到的□☆□☆、与多口口口年以前凶手犯案有关的信息□☆□□□。不久□□☆□☆,他们带回来了不可辩驳的证据□☆□,人们怎么也不敢相信□☆□□,俄狄普斯口就是罪犯□□☆□。但是☆☆□☆□,又有谁敢说呢☆☆☆?俄狄普斯口看出了大臣们的顾忌☆□☆□,便对他们说:无论是谁☆☆☆□□,只要知道杀口害老国王的凶手☆☆□☆,尽管来报告□□□☆☆,必有感谢口和奖口赏☆☆□☆☆。凶犯一定要受到惩罚☆□☆,即使他隐藏在口宫廷里☆□☆。俄狄口普口斯还不清口楚☆□☆□☆,对他不利口的消息越来越口多☆☆□。当年那个受命丢掉孩子的仆人也找被到了□☆□,据他承认☆□☆□☆,他没有口口杀死孩子☆□☆□,只是将他遗弃在山上☆□☆□☆,后来听说☆□☆,有人从那口里把孩子带到科林斯☆□☆,做国王口的养子去了☆□☆□。一连串的证据清口楚明白☆□□□☆,现在俄狄普斯也发现☆☆□,他并非故意犯下了三桩罪过☆☆☆□□。应该说☆□□,他知道会有口这口一天□□☆☆,然而☆□□□,就是为了避免这一天的犯罪□□☆,他逃口出科林斯☆□□。天神的权力无边□☆□☆☆,命定的事情人是难以摆脱的☆☆□☆。在古代□☆☆,谁也不敢妄想人定胜天☆□□☆☆。俄狄口普斯犯口的罪☆□☆□□,很快口传到了伊俄卡斯忒的耳里☆□□□,她认为☆□☆□,自己是他的妻子□☆□□☆,成了犯罪者的帮凶□□□,又有何面目口在世呢☆□□☆☆?于是口她就自杀了□□☆☆☆。俄狄普斯对她的心思早有觉察☆☆☆,但当他冲进她的寝宫时☆☆☆□,她的生命口口危在口旦夕☆☆□。这情景□☆☆,远非一个口独裁者能够承受的□□☆,在沮丧之中☆□☆,他用身上的装饰口别口针□□□□,刺瞎了自己口的口眼睛□☆□□。他的两个儿子和新国王克瑞翁商定将他放口逐☆□□,俄狄普斯刺瞎了自己的眼睛□□□☆☆,却打开了一扇纯洁的心灵之窗□☆□☆□。身无分文□☆□□,双目失明☆☆☆,赤裸双脚的口俄口狄普斯☆☆□☆,由他口的女儿安提戈涅陪伴着□☆☆,离开了他犯下可怕罪行的地方☆□☆☆□。安提戈涅是唯口一的在他无意犯罪后仍然口爱口着他的人□☆□,也是他的带路人☆☆□□,时刻准备带着他到他想去的地方去☆□☆☆。几天口的路途口口劳顿后☆☆□☆□,父女二人来到了科罗诺斯☆☆☆☆□。这里遍山都被森林覆盖□□☆□,是复仇女神的圣林☆□☆□。俄狄口普斯表示☆□□□,他愿意长留在口这里☆□□☆☆,并向他真诚的女儿道了别□☆☆□☆,然后就独自一人摸索着走进森林深处☆□□☆☆。突然口狂风起☆□☆□,雷电轰鸣□□□☆☆,一阵暴风口雨过后□□□,一队人马口口前来搜寻俄狄普斯☆□□,结果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古人相信☆□☆□☆,愤怒女神把他拖下了地府☆□☆□,让他接受对自己所犯罪过的惩罚□□☆□。不幸的口父亲☆☆☆,不再需要女口儿的帮助□☆□,于是安提戈涅口只得回到了忒拜城□□□□。她发现瘟疫已经口停止了□☆☆☆□,但是□□☆,她的两个哥哥却口就口王位的口继承口问题口发生了争吵☆☆□□□。他们推翻了克瑞翁☆□□,但是□□☆☆,由谁口来掌管国家大事呢□☆☆?毕竟口是弟兄☆□☆☆,有话好好口说□☆□□,最后达成协议:轮流坐庄□☆□。事情口一经决口定□☆☆□,就得照口此执行;大儿子厄忒俄克勒斯先口执政一年☆☆□□,到了年末□□☆☆☆,权力移交给兄口弟波吕尼刻口斯☆□□□,他的统治期亦是一年☆☆□☆□。就这样☆☆□□☆,两兄弟轮流玩口弄王室权口威☆□☆,这样的口安排☆□□☆,满足了厄忒俄克勒斯的口野心□☆□☆□。在第一年的岁末☆☆□☆☆,波吕尼刻斯从国外旅行回来□☆□□□,是哥哥应该口移交口王权时候了□☆☆□□,可是□☆□☆,厄忒俄口克勒斯竟然破坏协议☆☆☆□,拒绝让位☆□□,并且使用武力□□☆☆□,将弟弟口驱逐出门□☆□。按照波吕尼刻斯的天性□□☆,不可口能容忍这样的屈辱☆☆☆□,他直奔阿耳戈斯☆□☆□☆。在这里他与英雄堤丢斯发生误会☆☆☆☆□,在王宫外面打了起来□□□☆☆。惊动了国王阿德拉斯托斯□☆☆,国王看见这位英雄一个的盾牌上画着猪□□☆☆□,一个的盾牌上画着狮子□□□,这一看□□☆☆□,解除了神谕口使口口他产生的困惑☆□□☆。神谕说□☆□☆☆,他的两个女儿☆☆☆□,一个要口嫁给猪☆☆☆□☆,一个要嫁给狮子☆□☆☆☆。他把大女儿阿耳癸亚嫁给波吕尼口刻口斯☆□☆,二女儿得伊皮勒许配给堤丢斯□☆□☆□。做了老口丈人的阿德拉斯托斯☆□□,十分满意自己的女婿☆□☆□☆,答应帮助波吕尼刻斯夺回王位继承权□☆☆。言出必行□☆□☆,阿德拉口斯托斯很快装备口了口一个军团☆□□,分别口由口七个意志口坚定□□☆、名声远播的将领统口帅着□□☆。这就是着名的七将口攻忒拜城的故事☆□☆□。在出征前夕☆☆□,他们杀死了一条口蟒蛇□□□☆□,预言家口说口这是凶兆□□☆☆。然而□☆□,热心于打仗的口人认口口口为☆☆☆,它是一种胜利的象征☆☆☆。他们口在战斗口中横下一条心☆☆□,要么成功□□□,要么完蛋☆□□。兵临忒拜城口口下□☆☆,英雄口们身先士卒☆☆□☆☆,以投石☆□☆□□、射箭□□☆☆☆、掷长矛口口的方式开战□□□,同时口口也受到忒拜军民的联合抵抗☆☆□☆☆。在战斗中□☆□,进攻者的骁勇并不起多大作用☆☆□☆□,因为忒拜城口固口若金汤□☆□☆□。打了口口七口年仗☆☆☆☆,离实际目标的距口离还长着呢□☆☆□☆,开初怎样☆☆□,现在还是那样□□☆☆☆。参战的将领们表示□□□☆□,他们兄弟间的争斗应该由他们自己通过决斗解决☆□☆,其他口人再插手毫无意义☆□☆☆□。忒拜城的贵口族为他们的国王做了战前准口备□☆□,阿耳戈斯人也为流亡的波吕尼刻斯披上盔甲☆□☆☆。两兄弟口面口对面☆□□☆,用各自坚定的目光打量着对方□☆□☆。阿耳戈斯口人口喊着:波吕尼刻斯☆□☆□,朱庇特保佑你□□☆□!忒拜人高呼:厄忒俄克勒口斯□□☆,为你的王口位口口而战□☆☆□!两位战将各自对神口祈祷☆□☆。一声号角□□□,格斗开始□☆□☆☆。兄弟俩狠命扑口口向对方☆□□☆□,就像裂牙的野猪□□☆☆□,双方口下手狠毒☆□☆☆,不是刺眼☆□□,就是刺脸□☆☆,波吕尼刻斯刺中了厄忒俄克勒斯口的脚踝☆□□☆☆,趁波吕口尼刻斯高兴之时厄忒俄克勒斯一口剑杀穿了波吕尼刻斯的肚子□□□☆,让他倒地爬不口起来□□☆□。胜利者厄忒俄克勒斯俯身去取武器□□□☆☆,波吕尼刻斯跃起一剑□☆☆☆□,正刺口中他的胸脯☆☆□,打斗的结果是两败俱伤□□□☆。遵从伊俄卡斯忒的父亲克瑞翁的口命令□☆☆☆,厄忒俄克勒斯的骨骸安葬依循希腊丧葬礼仪☆□☆。而波吕尼刻斯的躯体□☆□□,则被丢弃在原口野□□□☆,任凭猪拉狗扯☆☆□,飞鸟啄食☆□□。另外还有口一纸公告明确告之☆□☆□□,若有谁口胆口敢埋葬波吕尼刻斯的尸体□☆☆,必遭口受活埋的口刑法□□□。无视口通告恐吓☆☆□☆□,也不管妹妹伊斯墨涅怎样祈口祷保全自己的性命□□☆☆,安提戈涅为她兄弟挖了一个坟墓☆□□□☆,没有别口人的帮助□☆□☆,她独自完成了丧葬仪式☆☆☆□□。安葬事口宜快完结的时候□□☆☆□,她被卫口口士发现了☆□☆☆,他们将她拖到克瑞翁跟前□☆☆□□。口☆口口☆口对克瑞翁来说☆□□☆☆,她是他的口亲属☆□□□,也是他儿子海蒙口的口未婚妻☆□☆☆☆,然而☆☆□,她还是口被他判处了死刑□□☆。海蒙满怀深情地哀求父亲饶她一命☆□☆☆□,却遭到父亲狠心的拒绝☆☆□。他对父亲说:全体国民都在为安提戈涅的遭遇鸣不平□☆□,人们口尊重她的行为☆□☆☆,哪一个做妹口妹的能容许野狗吃掉她哥哥的骨肉☆☆☆?父亲□☆☆,我要口告诉口口口你☆☆□☆,老百姓议论口纷纷□☆☆,已经口口出怨言□☆□。只是由于你的铁石口口心肠☆☆□☆□,他们不敢当面对你说口罢了□☆□,没有人反对未口必是口好事□□□。所以我说□☆□,父亲☆□☆☆□,听听民间口口议论吧□☆□☆,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请您三思啊□☆☆。他的请口求是白费口口舌☆☆□☆□。海蒙跑到囚禁安提戈涅的地方☆□☆☆,撞进她狭窄的囚笼□□□,紧紧地拥抱口着她□☆□,坚绝不同她分开□□□。他们被关在一起☆□☆。安提戈涅的悲惨遭遇以她的窒息死亡而结束;海蒙目睹她的死口亡☆☆□□□,也心灰口意冷□☆☆□,生有何益□□□?他拔出短口口剑☆☆□□,刺向自己心窝☆□☆,以死殉情☆☆□☆。一对可怜的恋人□☆□□,生不能同寝☆☆☆□,死后要同穴□☆□□☆,他们只能在坟墓里举行婚礼了□☆□。俄狄普斯口家族的最后一名成员——伊斯墨涅□☆□,也因过度口悲伤而去世□□☆,这样□☆□☆□,天神的口预口言完全兑现☆☆□。忒拜城的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尽管兄弟俩倒口下了□☆☆□,但是□☆☆☆,两方的军队还口口在相互攻击☆□□。七将口攻打忒拜城☆□☆□,显示了口他们的勇口气□□☆☆,其中六个英雄都在战争口中牺牲了☆□□☆□,只有一个口英雄口回到阿耳戈斯□□□□☆。这位幸存者耐心等待着☆□□□,直到口已死英雄的后代长大成人□☆□,可以肩负武器□☆☆☆☆、通晓战略战术□□□、熟悉行军布阵了□☆☆,他才建议他们出兵攻击忒拜城□☆☆,为他们的父辈复仇□☆□□。厄庇戈诺伊和其他后来者聚在一起☆☆☆,接受了他的口建议☆☆□。忒拜城再度被围困☆□☆,并很快落入口希腊人手中☆□□☆,城市遭口到前所未有的劫掠☆☆☆、燃烧☆☆□、破坏☆□□☆□,完全口和几年口口前特尔斐神谕所言一样□☆☆☆□。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俄狄普斯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