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蛇神和黑暗之神-印第安神话故事口☆口口☆口

  羽蛇神和黑暗之神-印第安神话故事

  在羽蛇神奎兹尔科亚特尔统治世俗万神时期□□□☆,人们生活所需要的各种物产都很丰富□☆□。玉米神□□□□☆、花神□☆☆、雨神□□□、水神等助民口农耕口以口及丰饶□☆☆,玉米丰收□☆☆□,葫芦像人的手臂一样粗☆☆☆☆□,各种色彩的棉花口自己生长☆☆□☆☆,不需要人去染色☆☆☆□☆。各色各样的羽毛丰满的鸟儿在天空中翱翔口歌口唱☆□☆☆□。黄金□□☆、白银和宝口石都很丰富☆☆☆。奎兹尔科亚特尔使天下太平☆□☆☆,生活富裕平口和□□☆□。

  但口是这个幸福的时期并不长久□☆☆□□。三个好战嗜血的神非常妒忌奎兹尔科亚特尔和他的臣民们和平安宁的生活☆□☆□,觉得自已被人们所忽视☆☆☆□,所以密谋颠覆口他们☆□☆。这三位神□☆□,就是战神口惠齐洛波口契特口口利☆□□☆□,黑暗之神狄斯克特里波卡和妖神特拉克胡潘☆☆□☆□。

  他们在狄斯克特里波卡的牵头主使下对国都图兰城施加妖术□☆□☆。黑暗之神扮成一个白头老翁☆□□☆☆,来到奎兹口尔口科亚特尔的王口口宫口前☆☆☆□□,对侍口口从们说:

   请带我去见羽口蛇神□☆☆,我要和他说几句话☆□□。

  侍卫口们劝他退下☆□☆☆,因为奎兹尔科亚特尔身体不适□☆☆□,无法会客☆☆□☆☆。

  但黑暗之神竭力请求他们转告天口神口说☆□□□□,他之所以口来就是为医治天神而来☆□□,侍卫们便进去口代为禀告☆□☆,羽蛇神准允会见他☆□☆□□。

  走进羽蛇神的寝宫口之后□□☆,狡猾的黑暗之神装口出对这位生病的天神十分关切的样子: 你的病体如何□☆☆☆? 他问道□☆□☆, 我口特地口口给你带来一种灵药☆□□,您喝了它☆□☆☆☆,病一口口定会好口的☆□☆□!

  口 你来得正口是时候□□☆, 羽蛇神答道: 许多口口口天口以来☆□□☆,我一直在想着您的到来☆☆☆。我的病已口经相当沉重□□□□☆,整个身体口都受到影响□☆□□,手脚都无口法活动了□☆☆☆。

  黑暗之神对羽蛇神说□☆☆,他的药口对羽蛇神的健康大有好处☆☆□。羽蛇神把那药喝了一些□□☆,觉得精神果然立刻有了好口转☆☆□□,奸诈的黑暗之一就劝羽蛇神喝了一杯又一杯☆☆☆。其实那种药是酒神最新酿造的烈酒☆☆□,不久□□☆☆,羽蛇神就被口灌口口得神志不清☆☆☆☆,任由他暗中的敌人摆布了□☆□。

  狄口斯克特里波口卡用龙口舌兰酒迷倒羽蛇神之后□☆□☆,又决定去勾引威马克王口的女儿☆□☆□□,威马克是奉羽蛇神的旨意治理图兰国世间俗务的国王□☆☆。黑暗口之神想依此来推毁羽蛇神的基业和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

  黑暗口之神扮作一位英俊庸洒的印第安人☆□☆□☆,化名图威育来到威马克口的宫殿☆□□□。

  威马克的女儿非常漂亮□☆☆,国王把她视为掌口上明珠□☆□,尽管有许口多门当户对的王公贵族前往求婚☆☆□,却都因为没有被眼高口于顶的公主看口中而被拒绝☆☆□☆☆。口☆口口☆口这位公主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这位乔装的图威育☆□☆☆☆,不由得被他雄健野性的赤裸的肌体所吸引□☆☆,勾起被压抑太久口的男欢女爱的欲望☆☆☆。而且这火口愈燃愈旺□☆☆,以致于神魂颠口倒□☆□☆,寝食俱废而身染沉疴□□☆☆☆。威马克王在探知女儿病因之后□□☆,出于对女儿的爱□☆☆□☆,便决定召见那奇特的图威育☆☆□□□。

  图威育被带到国王面前□☆☆☆□,故作惊恐地伏在地上说:

   小人罪该万死☆□□□☆,竟以卑污之躯致使公主殿下身染口重病□☆□□□,理当千刀万剐☆□☆。

  威马克不胜烦恼地想□□☆,若是杀了这位陌生人的话☆□□,自己口的女儿口肯定难逃一死☆□□,口☆口口☆口迫不得已只好退一步说:

   口既然如口此☆□□□,那你有何良策口可以让我女口儿重新恢复健康□□□?

   小人既非巫师口也非良医□☆□□,只有这赤条条的身子可供公主驱使☆□□□☆。 狡诈的黑暗之神心怀叵测地说☆☆☆☆。

  威马克心想也只好如此了☆☆□,使命图威育到公主宫中去侍口候□□☆。不久☆☆□☆□,公主口口病体康复☆□□☆,而且面色愈发红润娇美□☆□,整日与图威育在宫中缠绵的事传遍了王宫内外□☆☆□。威马克王无奈只好让他们成婚□□☆☆。

  图威育与口口公主的这段奇情☆□□☆□,使得口所有臣民非常不满☆☆☆□☆。他们时常议论纷口口纷: 那么可爱的公主怎么嫁了个伤风败俗的大淫公□□☆□☆?这位驸口马肯定是个妖魔□☆□,专门来勾引公主口口的□☆□。

  威马克口风闻臣民的抱怨□□☆,也深感脸口上口无口光□☆☆☆,为了分散臣民的注口意力□☆□☆,便在黑暗之神的唆使之下□□☆☆,决定向邻国科特庞克开战□☆□☆□。

  托尔特克人被征召入口伍□☆☆□,全付武装☆☆☆□,积极准备口发动战争☆□☆☆。当他们来到科特庞克这个同样信奉羽蛇神的邻国时□☆□,便有意让图威育带领他的侍从打头阵□☆☆☆□,希望借敌人的口手把他杀掉☆☆□。但黑暗之神和他的手下大发雄威☆□☆,一路上攻城略口地□□☆,杀人如麻□☆☆☆,很快就征服了邻口国的大片土地☆□□☆。威马克为图威育的胜利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图威育的头上被插上印第安武士的羽毛□☆☆☆□,他的身体被涂上黄色和红口色相间的古怪图案☆□□,以表彰他的赫赫战功☆☆□□。

  被人们刮目相看的黑暗之神于是开始实施他的第二步计划□□☆。

  他口借着图兰城国王威马克的名义□☆□□☆,在城口中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召集邻近国家的青年男女来参加聚会☆☆☆☆,在那里口和着鼓声跳舞唱歌☆☆☆☆□,疯狂作乐□□☆☆□。狄斯克特里波卡唱着奇妙动听的曲子□□☆,要求集会的人合着他的歌声节拍起舞☆☆☆□,于是人们的舞是越跳口口越口快□☆□☆☆,到最后他的步子快得使他们口都发疯了☆□☆□☆,他们身不由主地跟着黑暗之神死亡之歌的节拍☆□□,一股脑儿地滚进一个很深的口山谷中□☆☆☆,变成了凌乱不堪的石头☆□□。

  后来□☆☆☆☆,黑暗之神又假借一位名叫口得基瓦的勇士的名义☆□☆,邀请口图兰城居民和近郊的居民到一个口名叫 霍奇特拉 的花园里去游玩□☆□☆。当人们集聚一堂的时候☆□☆☆□,他用魔力催动口一把遮天蔽日的大锄头肆无忌惮地攻击他们□□☆☆□,屠杀了许多在场的人□☆☆,其余惊惶逃窜的人相互践踏□☆□☆,死伤殆尽☆□□☆□。

  然后□□□,狄斯克特口里波卡和他的同伙特拉克胡潘一同口来到图兰城最大的集市□□☆。在那里□☆☆☆☆,狄斯克口特里波卡的口口手掌上放着一个很小口的婴儿☆☆□,他让他在乎掌上跳舞☆□□□☆,玩魔术☆☆□。这个婴儿就是战口神惠齐洛波契特利□☆☆。托尔特克人看到这种奇异的把戏☆☆□□☆,都争相涌上前来想看个明白☆☆☆,结果许多人被踩口死了☆□□□。这使得托尔特克人(阿兹特克人的一支)大为愤怒□□□。他们照着特拉克胡潘的诡计□☆□□☆,把黑暗之神和口战神都杀死了☆□☆。

  谁知□☆☆,这两个神口死后□☆☆☆□,尸体发出有毒的恶臭☆□□□,使得成千上万的托尔特口克人得病而死☆☆□☆☆。于是妖神特拉口克胡潘又唆使人们把尸体扔掉□☆□☆。但是当人们准备把尸体搬走的时候□☆☆,他们发现尸体非常沉重□□☆□☆,根本搬不动□□□。他们集合几百名勇士把尸体用绳子捆住☆☆□□□,但是他口们一拉绳子就断了☆□☆。所有拉绳子的口人都口倒地而亡□□☆。

  特拉克胡潘的妖法使得口图兰城里的托尔特克人非常苦恼☆☆□。他们很明口显地看出□☆□□☆,他们的国家在混乱中日渐衰败☆☆□□,仿佛末日就快来临口了□☆☆。

  羽口蛇神看到他的臣民在妖神的驱使下把国家搞口到这种程度☆☆☆□□,非常失口望和气愤□☆☆□□,他决定离开图兰□☆☆,回到故土特拉巴兰国去☆☆□□☆。他把他所造的宫殿全都放火焚毁了□□☆☆☆,将自己的所有财宝都埋藏起来□☆□☆□。他使田野荒芜☆□□☆,使树木枯萎☆☆☆□,兽类迁往南方的高原;他使太阳黯淡无光☆☆□,他又命令所有羽翼丰满的口鸟儿都离开安娜胡阿克山谷□□☆☆□,跟随他到遥远的故国去□☆☆☆☆。

  他神黯心伤地一路来到一个名叫瓜奥蒂特兰的地方☆☆☆□□。他在那里的一棵大树下休息了一会儿□☆□,他叫侍从拿一面镜子给他□□☆。

  他在镜子中口照口着自己的脸☆□☆☆,喊道: 我老了☆□□! 然后☆□□,又再口向口口前走去☆☆☆□□,由吹口笛的乐师陪伴着他□□☆。走倦了□☆□□,就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他在那石头上留了一个手印□☆□☆□,后来人们就叫那里为 口手印 □□☆☆□。

  他在柯阿口潘的地方□☆□☆☆,遇到了那些跟他作口对口的众口神□☆□□。

   你到哪里口去☆☆□□? 他们不怀好意口地口问他□□□☆, 为口什么离开你的都城☆☆☆☆?

   我回特拉巴兰去☆□□□☆, 羽蛇神口说□□□□, 我口就是从那儿来的☆☆☆□。

   为什么又要回去呢☆□□☆? 那些妖神口追口问道□□□☆。

   我必须回到我们的父亲那里□□□☆, 羽蛇神答道☆☆□☆, 总口有一口天☆☆□,你们也口必须回到那里☆□☆□□。那时□□☆☆☆,我还口会回到这口里来□☆☆!

   那么□□☆☆,你就高口高兴兴地走吧☆□□□, 他们说☆☆☆☆, 但请你把你所知道的技术都教给口我们吧□☆☆!

   你们用不着这些☆□□,你们只口会口破坏☆☆□□☆,嗜血和战争☆☆☆□□。除非有一口天☆□☆,我再从口海上口来口口时□☆☆,人们才口会需要它们☆□☆。 羽蛇神昂然地说□□☆☆□。

  然后□□☆□,他来口到海边□□□☆,踏上一口条由蛇编成的筏子□☆☆☆,漂流到特拉口巴兰去了□□□☆。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羽蛇神和黑暗之神-印第安神话故事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