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年陈酒口☆口口☆口

  远年陈酒从前有个富翁☆□☆□☆,他对自己的地窖和吝藏的葡萄酒非常自豪☆□□☆。吝里保留着一坛只有他才知道的□☆□□、某种场台才能喝口的陈酒□☆□。 州府的总督登门拜访□☆☆□□,富翁提醒自己:“这坛酒口不能仅口仅为一个总督启封☆☆□。” 地区口主教来看口他☆☆□☆,口☆口口☆口他自忖道:“不☆□☆□,不能开启口口口那坛口口酒☆□□□☆。他不懂这种酒口的价值□□□,佰香也飘不进他的鼻孔□☆□□☆。” 王口子来口口访□☆☆☆,和他同进晚餐□□☆☆☆。但他想:“区区一个王子喝口这口种口酒过口分奢侈了☆☆☆☆。” 甚至在他亲侄子结婚那口天□☆□□☆,他还对自己说:“不行☆□☆,口☆口口口☆口接待这口种口客人□□☆☆,不能抬出这坛酒☆☆□☆。” 一年又一年□☆☆,富翁死了□□□。一个老人死口了□□☆□☆。像每粒橡树口的籽实一样被埋进了地里☆□□□。 下葬口那天☆□□,陈酒坛和口口其他酒坛一起被搬了出来□□☆,左邻右舍的农民把酒口统统口喝光了☆□☆□□。谁也不知道这坛陈年老酒的久远历口史□☆□□☆。 对他们来说□☆☆☆,所有倒进酒杯里的仅是酒而已□□☆。 (陆孝修译)

本文由小小故事会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远年陈酒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